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一眼相思憶萬年
一眼相思憶萬年 連載中

一眼相思憶萬年

來源:google 作者:靈水青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南離 清玉兮

什麼?未來的皇后是個女將軍!!!!女主:「我想殺的人,都得死!"身為公主當將軍,當店長,有三個極寵愛自己的哥哥……後來卻家破人亡此仇不共戴天,開啟漫長的復仇之路曾經那個單純可愛愛不愛熱鬧的團寵小清舒公主非要作女將軍……擁有迷人的外表,美得傾國傾城,卻能一襲紅衣征戰沙場!簡介: 日日夜夜,成千上億的思念……展開

《一眼相思憶萬年》章節試讀:

各位看官大家好,本王 (劃掉)在下慕羽字慕南離本書的男主

通過一本書能很好的了解一個人,可能是站在上帝視角,每個人物的性格和事情的緣果,讀者都能很好的了解,但我只是一個書中的人……

其實大家也是書中的人物……(『《現實人生》』這本書),也不清楚,也不可能清楚一些事情,很悲哀對吧?

我是這本書的男主,慕安國太子,並且我國只有一位皇子!我心悅於清悅國的一位妹妹,我想讓她快樂,一直陪在她身邊,足矣。我深深暗戀的這位公主/女將軍/亡國公主/長公主/我的妹妹/百花(衣店)閣(清悅國最大的店鋪)女老闆……

我承認,我可能會有一點點慫,我怕她討厭我,又怕別人先搶一步得到了她,畢竟她太討人愛慕了,曾有數百名異國皇子,太子,富家子弟,壯元都被她拒了,哈哈哈她這人啊~很少交朋友的,(苦笑)情情愛愛的什麼更別提。我怕,很怕。怕打破朋友的關係連朋友…都做不成……

但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陪在她身邊……

她不喜歡熱鬧,更不喜歡男子,除了我與清瑾言(紫言已仙去了……)她現在沒有一個異性朋友,我應勢在必得才對。

她也不愛女子,她不可能分心戀愛,此時更像一個瘋子,被報仇沖昏了頭腦,她的國度已被趙家人奪去,她不再是個公主/百花閣老/女將軍,她如今在我的慕安國,我為她安置好,她細心的為她挑選衣務,閣樓……

有的時候,成為喜愛的人堅強的後盾,這感覺還是挺好的……

沒有什麼主角和配角,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角,近水樓台先得月,終有一天她是我的。

——————————————

諸位,末將清玉兮,這本書女主,我最終還是沒有護住我清悅國的江山,竟被那趙紅艷一家奪去(冷笑)這人還活在這世上幹嘛?果真,世上最苦不過人間。

我是哪裡來的?我也不清楚,我只清楚我不是清悅國國君的孩子,是收養來的,後來被封了公主,以前的記憶一片粥一樣,父皇母后對我很好,可是我不想做公主,整天被捧在宮裡,生活過的枯燥,無味……

當我16歲的時候,我想從軍,民間的花木蘭從軍,我為什麼不可!滿朝文武官員,一開始只有小部分不同意,朝廷里的臣子都覺得我只是一個收養來的公主 ,從來都不把我當回事。

可是啊,等到後來這群老|東|西|又急了!本公主在13歲練舞的時候,常常一個人在庭院中仿照那群武將一樣習武,在我的床底,有一個地下秘密通道可以通往宮外(後來這個通道成了她們逃生的路),我便在那裡藏許多兵書,苦苦修鍊了整整三年,終於有了機會上戰場。

17歲時,一場意外父皇駕崩了,母后也隨之仙去,我成了長公主,清舒公主。我的哥哥清紫言繼位也就是清樂宗。另外一個較小的哥哥清瑾言封王。

等到19歲時因為功績卓越,本該封我為將軍,在朝廷里,那些封建的文武百官不同意了!在他們眼裡,我只是一介女子,怎麼能當將軍?我怒了,在朝廷里言出犀利,呵呵(笑笑)(눈_눈),女子怎麼了?我上戰場殺敵時,那群只會指指點點的文臣在哪?當我為戰出謀劃策時,那些只會打打殺殺的武將在哪?我一身功績,在他們嘴裏,一介女子就不能為將?憑什麼?我偏要做!

這群男人,不過就是不想被一個女子騎在頭上,戰場上,哪忍?眾將士皆不服氣,最後把我封趙大將軍趙洛華騎下(大將軍相當於現代的大將,清悅國將級軍官中最高一級的軍銜稱號),再後來,通過我的一番努力,終於被封為清玉將軍。

但從未想過,趙大將軍趙洛華會藉此為緣由,起兵……造反……

這一切都要從一個故事講起。

數百萬年前在宜嘉大地上,九國戰亂斷,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風吟國統一宜嘉大地可惜是個昏君,國君腐敗無能。農民起義滅君,國無主次月,國土分裂向四周漂移,各地群主自立為帝,即清真國,慕安國,西驕國,斯汝國。

在分裂時,出現內陸碰撞擠壓,平坦的中原上出現了憐山,慕山,真山,於貞岳,合稱三山一月。三海:渭海,榮海,清海。四河:易河,艷河,珍河,竺河。

而在這竺河上出現一神石,可忘情,而這忘情石便由斯汝保管。

這四大古中,就數清真國國土最為廣大,怎奈何國內朝政混亂,先皇先後又早早去世,留下的新帝年齡尚小,他本來是可以成為一代明君,可偏偏是個斷袖!歷年來,清悅國還沒有過男皇后的先例,這樣的皇帝本就無法令眾臣服從,再加上趙將軍早已預謀十二年,力量不可小覷,清悅國滅亡是遲早之事。

時隔半年,趙將軍趙洛華率三十四萬朝儀軍謀反,清紫言毫無防備,清悅國就此覆滅,清氏家族本該無一倖免,獨獨清瑾言的屍體與清玉兮不知被何人救走了去,趙洛華竟然對外放出:「清悅國清瑾言無法忍受清紫言的荒唐行為,不惜大義滅親,親手斬殺他長兄與趙紅艷。斬殺親兄,着實令人心寒,清瑾言不配繼承下代皇位,並且通緝此人,凡有消息者,賞黃金百兩。」

一天前。

「快跑,不要回來,跑的越遠越好」趙先英艱難的吼了出來

趙先英道「原諒我不能幫你了,你哥還在下面等我……我…我是個罪人……」

「……」

「要……不是我爹也不會……」

「我只能以死謝罪,否則……否則我……死不……死不瞑目」

趙先英緩緩拿起手中的劍,掉轉劍身,鋒刃架上了頸項間,一道銀光划過鮮血也順着劍落下……

只見,眼角的淚也落了下來,最後一刻嘴裏還念叨着: 「對不起……對不……」

清瑾言一點點從地上爬起來,又狼狽的跪了下去 ,「不……」

「為什麼!為什麼……」清瑾言不理解,好好的一個家為什麼會變成……″

他乃清悅國的王爺清宴,字瑾言,長相俊美,一生自由洒脫,喜歡吟詩作畫、偶爾去撩撩小姑娘,可是他從未逛過青樓。

他最愛吃麻辣兔頭了,令眾人疑惑不解的是,堂堂一個王爺,為了吃麻辣兔頭自己天天騎馬三里路到田野里去捉野兔子,捉到之後自己烤來吃,還經常說:「清悅國最好的廚子,也沒我燒的好吃!」

清瑾言無論是畫技、騎馬、射箭、下棋,書法或者廚藝在清悅國都是數一數二的,女媧娘娘在創造這個堪稱完美的人時,偏偏沒有給他音樂天賦,就連他自己都表示:「我願用我其他天賦溢出的部分補補音樂,我相信我只是天賦不夠而已。」他其實挺喜歡音樂的,雖然演奏的音樂很難聽,但在他的耳朵里所唱的歌永遠是天籟之音,所彈奏的音樂那是餘音繞梁。

清瑾言有一個哥哥,一個妹妹。哥哥是清悅國最後一任皇帝清林,字紫言,他便是那個有斷袖之癖的皇帝,好好的一個大國,到他手上僅僅使用了六年時間就滅了……唉,真是可笑。

曾經……

「駕,駕快點,哈哈,哥!你看我會騎馬了!」清瑾言洋洋得意他的臉上寫滿了「快誇我」三個字。

清紫言寵溺道:「好啦,瑾兒最厲害,慢一點兒,別摔着了」

「知~道~啦~!哥~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怎麼樣啊?搞定了沒有啊?你這麼一大塊木頭,追人~不好追吧?」

說著還勾起了嘴角沖他挑了挑眉,他口中的紫言所追的人,便是那清悅國趙將軍長子趙先英,字紅艷。

「清!瑾!言!」清紫言的臉漲得通紅,手攥住衣襟,大聲喊道。

清紫言估計是真的生氣了,他向來都是叫清瑾言瑾兒的。沒想到,難得出來散散心,清瑾言這個淘氣包,又來戲弄自己,真是一點也不怕惹怒皇上砍了頭,沒心沒肺。

「你又你取笑我……紅艷他好歹……」

清瑾言:「好歹是將軍之長子,如此對他是不是不尊重?」

聞言清紫言的臉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

(心道:他只能是我的)

清瑾言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說哥,你怎麼這麼不禁逗呢?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取笑聖上會不會被砍頭啊?我還想多活兩年呢」

清瑾言笑得喘不過氣來,差點從馬背上摔下。

令清瑾言沒想到的是他哥哥居然這麼好逗,醋勁這麼大。不過紅艷的事兒需要往長久的想,畢竟清悅國目前還沒有男皇后的先例,更何況紅艷也沒接受哥哥的表白……

以後可有你們受的咯!

「哥~,不要生氣了,好不好?誰讓他長的比姑娘還美″

「真的?」清紫言轉過頭問。

「真的!比珍珠還真!」清瑾言道。

清紫言更加鬱悶,但聽到心上人被誇, 勉強原諒了他。

清瑾言道:「好的!我就知道哥你不會計較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的!」說著還將馬掉了個頭。

清瑾言道:「走!」

清紫言道:「去哪?」

清瑾言道:「回宮。」

宮中,小公主正在庭院里練習新學的一支舞,她用她的長眉,妙目,手指,腰肢;用她髻上的花朵,腰間的長裙;用她細碎的舞步,繁響的鈴聲,輕雲般慢移,裊娜腰肢,四周的景物襯托這一身櫻草色衣服簡直是仙女下凡!這位便是玉兮公主。

其實清玉兮並不是先皇與先皇后的已出……

玉兮乃當年瑾言和紫言偷偷跑出去玩耍時,撿來的一個孩子。

那時,兩孩子跑到了田地里放紙鳶,正玩的興高采烈呢,可偏偏就在這時不知道哪來的東西把瑾言拌倒了。

「哎呦喂!什麼東西啊,可摔死我了!」清紫言跑過將清瑾言扶起,輕輕的拍拍清瑾言衣服上的灰塵。

清紫言突然發現了什麼。

「瑾兒……你腳下!」紫言睜大了眼睛,後退幾步險些絆倒。

這哪是什麼東西啊,分明是個小姑娘!

清瑾言突然緩過神來,跳到清紫言後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死屍啊啊啊!哥!救我啊啊啊啊啊!我怕」

「等……等等,別……別怕!哥哥在呢!她應該還沒死吧,我,我……我先去看看!我不怕!」紫言鼓起勇氣,走了過去。

都是不到10歲的小孩子,紫言怎麼可能不怕,怎奈何自已是哥哥,總不能獨善其身拋棄弟弟,何況他也好奇這個女孩是生是死。

「活着!她還活着!瑾兒,過來吧!」清紫言興奮的說道。

這個小姑娘脖子上有一道很明顯的紅印,像是剛剛才被狠狠的掐過,腿上磕的發青,胳膊上也有許多劃痕,從頭到腳沒有一處好的地方,手裡還握着半塊餅,或許是傷的太嚴重,昏倒在了哪裡。從外貌上來看,也不過六七歲的樣子……眉間還有顆痣。

清瑾言見那個孩子實在可憐,輕輕拽了拽清紫言的袖子,試探性的問道:「哥!你看……」

「這……容我想一下。」清紫言說道。

「要不我們把她帶回去吧,萬一……萬一被野狗叼走了怎麼辦?」清瑾言實在可憐這個小女孩,想要將她帶回去,也不管他找的這個借口是否成立就脫口而出了。

此時此刻清紫言也束手無策,他也想帶這個女孩回去,可皇宮戒衛森嚴,二人本來就是偷偷跑出去的,如何能在眾多侍衛眼皮底下帶這個小女孩回去?

我們設想一下:如果救,那父皇母后能同意嗎?如果不救,她一個小女孩留在這裡這裡怎麼辦?

過了一會兒。

紫言堅定的說道:「我們必須幫她,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瑾言緊皺的眉頭瞬間鬆開,「哥,我就等着你這一句呢!不過……我們都怎麼帶回去?」

他們倆是被二皇叔偷偷帶出來的,玩盡興以後,再裝成二皇叔的兩個小僕人帶進皇宮,現在又多了一個女孩,還是一個昏倒的女孩這得怎麼進去?沒有人會帶着昏倒的僕人進皇宮,要是有那得是多傻

清紫言嗖的一下坐了起來:「瑾兒!直接從大門進去是不行的,鑿洞我們倆也沒這力氣,這事可能二皇叔真幫不了,我看這附近有沒有賣梯子的?」

清瑾言問:「你是說……爬進去?靠譜嗎?確定不會被發現?」

清紫言道:「走啦!你要相信我嘛」說完就往集市的方向跑去。

「你等等我!」清瑾言道,他真的害怕,這個感覺就像被拋棄了一樣,畢竟比自己哥哥還小兩歲,一個孩子,受在一個半死不活的女孩旁邊,荒郊野嶺的沒有別人,是真的很可怕。

「你—守着小姑娘——!」清紫言大聲喊道。這個小姑娘必須帶回去,如果不帶回去的話,肯定會死在這裡的,哪怕是找一個好心人收養了也行,但在此時此刻,只有他能幫她。

「行吧!我等你回來」不管怎樣,這種情況下,他還是選擇了聽哥哥的。

集市上熱鬧 !人流熙熙攘攘、川流不息。

叫賣聲和人們的嘈雜聲混在了一起,挎着籃子的人絡繹不絕、熙熙攘攘,一撥人涌過來又一批人擠過去……

紫言這一年也就9歲,這是他第一次自己買東西,也是第一次自己來逛集市,環顧四周賣什麼東西的都有,可偏偏就是看不見一家賣長梯的,他一點點從羊腸小道里擁擠的人群中擠出去,迎面而來的是一副熟悉的面孔。

突然傳來了一聲熟悉的聲音,聲音里摻雜着一絲絲疑惑,紫言聽到這個聲音,心裏的大石頭磨成沙子。

「誒,這不是大皇子嗎?怎麼一個人在這?瑾兒呢?」

這位就是瑾言紫言的皇叔——清姚字舒黎,家中排行老二,年輕時是清悅國有名最的美男子,每次出門都有無數圍觀者,容顏易老,已經35歲的他沒有年輕時候那麼受歡迎,即便是這樣,依舊在清悅美男排名榜位居前三。

不過,哪裡有那麼多無聊的人來參加這個榜?

由於他膝下無子,因此對兩位小皇子尤為寵愛,不論什麼都無條件偏向他倆,他堅信這兩個孩子淳樸善良,無論做什麼事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二叔!」清紫言一邊招手,一邊向清舒黎的方向跑過去。此時的他,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只要有二叔在,沒有什麼是辦不成的。(主要吧,還是站在小孩子的視角,小孩子眼裡大人不就是萬能的?)

「二叔,你知道哪裡有賣長梯的嗎?」清紫言問道,他也想直接找二叔收養這個女孩,可是他還是覺得自己留着比較放心。

清舒黎很不解問道:「你要長梯幹什麼?」堂堂皇子要梯子幹什麼?上樹掏鳥窩嗎?雖然我當年也這麼干,但這孩子是未來的太子,教他做這些可不好!舒黎十分疑惑的想着

「救一個人。」紫言回應道。

「那好吧!來,在這裡我認識一個木匠,我帶你去買」現在他很疑惑,救人就什麼人,需要用梯子,不管了,只要不是上樹掏鳥窩,無論是幹什麼?他都支持,小孩子嘛有多大的要求?

————————————————————

「我哥怎麼還不回來?」瑾言是很害怕,但看着小姑娘傷成這樣,還是堅持守到了現在。

「會不會出什麼事了?」想到這裡,不禁開始緊張起來,要是真出事了,他回去沒有辦法交代!怎麼辦?

瑾言坐在草地上,守在小姑娘身邊,看看天邊的太陽都即將落山,如果再不快點父皇母后很快會發現他們兩個不在家。

此時,清瑾言早已心急如焚,方寸已亂。焦急的他不知該如何是好。不遠處,有一個身影,瑾言很快警惕了起來,將小姑娘擋在身後。

是誰?

「瑾兒!我回來了!」

這一聲後,清瑾言心中的石頭也隨之落下,清紫言回來了。太好了!太好了,終於回來了!他不用在這裡苦守着了。

等等,旁邊怎麼還有二皇叔,二皇叔的旁邊還有一人扛着摺梯。

呼~還好不是別人。在這皇宮裡,只有二叔如此放縱他倆,無論幹什麼?都會支持。

「哥!你可回來了,嚇死我了~」瑾言略帶一點哭腔說道,一把抱住了清紫言。瑾言撒嬌的時候,很多時候都帶着哭腔,但只有這次是真的害怕,看到哥哥的喜極而泣。

「好啦,沒事,都多大了怎麼還撒嬌」清紫言用手輕輕拍了拍清瑾言。不管有沒有梯子,只要有二叔幫忙,這個小女孩一定會平安的,二叔也是善良的人,不會讓這個孩子在這裡等死。

「嗯……今年剛滿七歲」清瑾言回答道。

「哈哈哈哈」沒想到他真的會一本正經的回答這個問題,清紫言還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好,我們趕快走,一會兒天黑了,被父皇母后發現了就完了!」紫言道,其實他們的父母並不會反對幫助這個孩子,不過,想要收養它,就要對自己的父皇母后軟磨硬泡,不管收不收養,他想偷着帶回去。

瑾言回應道:「走。」

「等一下,原來你們是想用梯子爬皇宮牆過去」清舒黎道。

「啊?有問題嗎?」

二人連忙回頭看向二皇叔。

「唉,你們兩個小兔崽子,這麼點事,為何不找你皇二叔?我完全可以用馬車偷偷把它帶進去,幹嘛還要這麼麻煩?你們這麼信任你們的二皇叔嗎?」

兩個孩子摸了摸鼻子,耳朵根子都開始發紅了,心虛了。很明顯不信任。

「哎,我說你們兩個小兔崽子。」

「算了,不說你們了」

「為了藏你們兩個,我的馬車都是經過改良設計的,完全可以躺下第三個人,還是我帶領你這個回去吧!」

——————————————————

皇宮

「哥。」清瑾言道。

「噓~,別出聲。」清紫言小聲提醒道。

「哦。」

這一路雖然很顛簸,不過還好沒有人發現他們兩個。

清舒黎將馬車停在無人的地方,去找皇帝了。

兩個孩子小心翼翼的把小女孩抬了出去,經過一番商量之後藏在了清瑾言的偏房裡,皇后和皇上很少來這,儘管也不安全,至少能藏一小陣子。

清紫言道:「看好她,我去找點葯。」

「好~」清瑾言回道。

說真的,這小姑娘長的挺水靈,一頭棕黑色的頭髮,尖尖的小下巴,粉紅色的小嘴,清瑾言想了半天蹦不出一個詞來形容,突然他一拍手:「櫻桃小嘴!對,就是這個!」

「小姑娘長的甚是可愛,若是能做我的妹妹,那便再好不過了,可若父皇母后不同意的話,你連留都不能留在這裡了,唉~」清瑾言也着實無聊守着守着,便睡著了。

「我真的很想要個妹妹——」

玉兮身世凄慘,父母皆是農民,還死於非命,只留下了她這個孩子。

《一眼相思憶萬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