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穿越後我是提瓦特災神
原神:穿越後我是提瓦特災神 連載中

原神:穿越後我是提瓦特災神

來源:google 作者:Copper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Copper 遊戲動漫 蘇洺

【原神同人文/無CP/日常向】十連抽小草神滿命的蘇洺壽命與幸運透支後穿越到了提瓦特金手指系統常年掉線,蘇洺時刻忍受被霉運背刺別人戀與提瓦特,直奔天空島蘇洺霉與提瓦特,當代災神在線苟命,行走的意外死法大全系統:請問你是想被口水噎死,還是被日落果砸死,或者是被黃毛丫頭的應急食品笑死?蘇洺:我不想選……【請問您對蘇洺怎麼看呢?】熒:認識他之後越來越倒霉了……鍾離:以普遍性理論而言,我從未見過如此不幸之人愚人眾:蘇洺大人?對!很厲害,他的任務目標都是倒霉死的!展開

《原神:穿越後我是提瓦特災神》章節試讀:

「唔……太好吃了吧!」派蒙擦擦嘴,心滿意足的抬頭,「熒,蜜醬胡蘿蔔煎肉是不是超級好吃!」

聞言,碗里還剩一片胡蘿蔔的熒眨了眨眼,鼓着腮幫子點頭。

蘇洺坐在一旁,眼中閃過一絲光芒。

松鼠熒表情包+1!

【叮~恭喜宿主收穫派蒙情緒值100點。】

【叮~恭喜宿主收穫熒情緒值100點。】

接連兩道聲音響起,蘇洺微不可查的挑眉,然後默默將這兩百點情緒值加在了自我身體強化上面。

身體素質:14級。

生命值2400,攻擊力140,防禦力1400。

因為沒有神之眼,充能與精通被蘇洺完美忽略。

瘋狂疊防禦!打死我算我輸!

「對了,安柏不是說讓你去找她嗎?」蘇洺吃完飯,慢悠悠站起身來,「應當是叫你去考飛行執照。」

聞言,熒拍了拍腦門,「差點兒忘掉了,但是……」

熒左右看了看,「都這麼晚了,我還是明天去吧。」

蘇洺默默付賬,然後輕笑着道:「我和凱亞還有約,你們回家休息吧。」

聽到蘇洺帶着笑意的聲音,熒眨了眨眼,「這麼晚了……」

果然!

這兩個男人果然有**!

「不許偷吃哦~~~」

派蒙幽怨的半睜着眼睛,慢吞吞說話。

聞言,剛準備前往酒館的蘇洺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兒摔在地上。

這個偷吃是哪種意義上的偷吃呢?

「咳……」蘇洺輕咳一聲,「小孩子不能去酒館哦。」

說完,蘇洺背着手慢悠悠離開。

獵鹿人餐館前,還坐在餐桌前的熒迷茫的歪了歪頭。

她……

都睡了五百年還是小孩子嗎?

「那我們回家吧!」派蒙插着腰看了一會兒蘇洺的背影,斬釘截鐵道:「蘇洺回家肯定會給我們帶宵夜的!」

熒原本亮晶晶的眼睛頓時變成半圓,「你的肚子根本就是個無底洞吧!」

胃口真的有點大好不好!

……

天使的饋贈,酒館。

蘇洺推門進去,屋內喧鬧熱烈的氣氛混着酒精的味道撲面而來。

蘇洺抿了抿唇,淡定的走向吧台,路過右手邊的酒桌時,蘇洺將手中的一個小冊子放在了桌面上。

酒桌旁邊,坐着一個醉意朦朧的男人。

男人迷迷糊糊的端起酒杯,剛好將小冊子打下桌面,然後被腳尖輕輕接住。

「蒲公英酒。」蘇洺坐在高腳椅上,手臂撐着吧台,托着下巴,「哦,對了,替某位遲到的騎兵隊長挑一杯午後之死吧。」

果然米忽悠的所有設定都有現實世界作為參考。

午後之死在現實世界之中又被稱為海明威香檳,一份苦艾酒配合三份香檳調和而成,算得上斷片酒。

但是在提瓦特大陸之中,午後之死的配方變成了蒲公英酒和起泡白葡萄酒……

嗯…差不多差不多。

「我可沒有遲到,時間剛剛好。」酒館的門發出一聲輕響,凱亞推門走進來,臉上帶着玩世不恭的笑意,「竟然在喝蒲公英酒?」

凱亞看了看蘇洺手中的杯子,笑着挑眉,「蒙德的酒沒有讓你失望吧?」

聞言,蘇洺淺笑點頭,「確實很棒。」

不知道愚人眾現在去找迪姥爺壟斷酒業跨國貿易會不會被打出門來……

「嘁。」

一聲冷哼從吧台後傳來,蘇洺和凱亞紛紛轉頭,詫異的看着走進吧台的那道身影。

紅色長髮被束在腦後,來人輕輕轉動手腕,唇角時時刻刻都朝下彎着。

垮起個小貓批臉表情包+1!

蘇洺挑了挑眉,滿臉疑惑的問道:「這位是……」

青年臉上帶着恰到好處的疑惑表情,過耳的黑髮柔順又富含光澤,耳上金屬質感的黑色環狀耳飾隱匿在髮絲之中,只是……

迪盧克看着面前青年的一身黑衣,忍不住想到了白天勾起自己辛酸往事的那個蛇精。

還是有不一樣的。

某位執行官衣着懶散,扣子都不好好扣,顯然是一個不守提瓦特成男男德的蛇精。

但是面前的青年衣衫規矩得體,讓人賞心悅目。

迪盧克自然而然的將某個蛇精記上黑名單,對着面前的青年提醒道:「這位客人,你身旁這個男人的話,信一半就可以了。」

他拿着金屬小夾子替蘇洺的杯中添了兩塊冰塊,然後靠在一旁,慢吞吞的看着天使的饋贈的賬單。

至於某位弟弟的午後之死……

查爾斯是白拿工錢的嗎?

「嘖,一點都沒有小時候可愛……」凱亞低聲嘟囔一句,靠在吧台前等着查爾斯調酒。

「你說什麼?」

吧台後,迪盧克微微掀起眼皮,明明是泛着紅色的眼眸,卻活生生帶出了一股寒氣。

蘇洺饒有興趣的左右看了看,心中再次感慨一聲。

自古紅藍出CP啊!

瞧瞧!

多麼令人感動的兄弟情啊!

「對了,忘了問你了。」凱亞接過酒杯,慢慢品嘗着,輕聲道:「蘇洺先生是哪裡人啊?這個名字,應當是璃月人吧?」

聞言,蘇洺攤了攤手,「父母是璃月商人,幼年時帶我前往至冬國,我在至冬國長大。」

蘇洺現在的身份是強行加入提瓦特世界觀之中的,所有事迹與故事都只是系統的文字介紹而已。

父母這種重要的人,存在於介紹之中,也存在於至冬國那些人的記憶中,就是不存在於世上。

總而言之,這是蘇洺這個外來人口的合理本土化。

聽見至冬國三個字,迪盧克與凱亞心中都是咯噔一聲,不受控制的想起那個叫做災厄的蛇精執行官。

凱亞遲疑了一下,「那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做災厄的執行官呢?」

愚人眾最近行為很是公開,大肆包攬了歌德大酒店,行動剛剛好卡在了騎士團的底線上方。

但是災厄這個人,卻不在至冬國遞交過來的外交名單上面。

聞言,蘇洺眨了眨眼,「災厄?」

蘇洺事不關己一般,開始描述穿越時系統贈送的一份人物設定。

「應該是剛剛晉陞的執行官吧,之前是北國銀行的副行長。」蘇洺托着下巴,一臉的若有所思,「積累財富的手段出其不意,但是戰鬥力……」

「我似乎沒有聽過有關這位執行官戰鬥的消息。」

《原神:穿越後我是提瓦特災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