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的至高之路
原神的至高之路 連載中

原神的至高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鮮榨白開水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何川 遊戲動漫 鮮榨白開水

睜開眼睛,明亮的星空映入何川眼中,身體不知道被什麼包裹着,很暖和但是沒法活動,想要發出聲音,卻是一陣依咿呀呀的童聲....「穿越了?變成嬰兒了,我攢下來的幾百發還沒抽卡呢等等,為什麼有來我看能見的是夜空?」終於意識到哪裡不對的何川,謝邀:人在異界,剛剛出生,就被扔到野外,誰來救救我?展開

《原神的至高之路》章節試讀:

睜開眼睛,明亮的星空映入何川眼中,身體不知道被什麼包裹着,很暖和但是沒法活動,想要發出聲音,卻是一陣依咿呀呀的童聲......「穿越了?變成嬰兒了,我攢下來的幾百發還沒抽卡呢。等等,為什麼我看能見的是夜空?」終於意識到哪裡不對的何川,謝邀:人在野外,剛剛出生,弱小無助,誰來救救我?

到底是生活在網絡小說發達年代的人,何川對目前的情況接受能力很強,就算不是穿越,自己也不是原來的自己了。冷靜下來思考,目前的處境是我穿越變成了嬰兒,起碼裹着小被子,倒是不用太擔心體溫過低的情況,也就是說,自己目前沒有任何的。自主能力,頂多能發出一些聲音。但是在野外的夜晚,盲目的發聲求救也是不可取的,誰知道會不會突然就出來一條狼?把自己給叼走。

弄清了自己現在所處的狀況,也就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了。何川得出了結論:聽天由命。於是就放心的睡著了。夜空中,星星依舊閃亮,星空某處新生的六顆星均勻的散布在夜空中,如果依次用線連接起來。看起來就是一個正六邊形,彼此之間隱隱有着某種聯繫。而其中的一顆星的光芒明顯要比其他五顆星明亮許多。

再次睜開眼睛,不是因為睡夠了,而是因為正午的太陽懸在正空,刺眼的陽光讓他從夢中醒來。何川得出了一個結論:我不知道兒童能不能張目對日,但是對嬰兒來說,這樣的陽光實在是太刺激了。

只是原本給他保暖的包裹,此時彷彿成了受刑時固定的刑具,連轉頭都做不到。目前看來,已經是一種危險的情況了,雖然對於嬰兒來說,一天兩天不吃東西也沒有事。但是暴露在正午的太陽之下。沒有水是一大問題。

「不是吧,這麼搞我?剛穿越就要晒成肉乾。」大心眼子的何川也終於破防了。「咿呀咿呀咿咿呀呀咿呀呦」罵著自己也聽不懂的髒話,突然眼前一黑。睜開眼睛,何川看清了眼前的情況,一個人頭擋住了眼前的陽光。只是從他的視角來看只能看見像是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因為背對着陽光,看不清臉部的細節,只能看見她扎着的兩個小辮子,大概是,白色的?

「救一救啊,姐姐!」咿呀的想要說出一句話,但是實在沒有能力。小女孩觀察了一會吵鬧的嬰兒,然後轉身快步跑開。「我不訛你呀,一個連話都不會說的小孩,怎麼訛你呀?救一下啊,姐姐。」可惜依舊沒有完整的字眼。

生無可戀的何川繼續「享受」着日光浴。但是很快,一陣嘈雜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響起。「就在這裡,有個小孩兒。」稚嫩的女童聲音響起,「對不起,原來你是搖人去了。我錯怪了你,好姐姐!」

很快,腳步聲到達耳邊。何川感覺自己被抱了起來,勉強睜開眼睛看了一下,剛毅的臉龐,清澈的目光帶着一絲焦急。「是個剛出生的孩子,他脫水了,現在很虛弱。趕緊帶他去不卜廬。」儘管聽到了一個很在意的名字,但是何川已經實在沒有力氣了,勉強偏過頭。看了一下。救自己一命的「姐姐」。可惜被日光晃了眼,遠一點的東西實在是看不清。不過確定了,是白髮。何川暈了過去。

何川做了個夢,自己獨自一個人進入了沙漠里,身上沒有一絲力氣。躺在沙子上任由太陽照曬,喉嚨乾渴到冒煙。但是突然一絲涼意傳來,周圍變成了綠洲。旁邊有一個清澈見底的小溪。勉強挪動到小溪旁,咕嘟嘟的悶了一大口。水有點溫,還有一絲不太重的鹹味。但總算舒緩了冒煙的嗓子。

突然,周圍的場景變暗,意識慢慢蘇醒,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剛剛睜開眼睛的何川就嚇了一大跳,在他的眼前,漂浮着一個白色的圓球,圓球表面好像有一層白色的火焰,球上好像有一些花紋,但是他並沒有看清楚,因為那個圓球在他的上方浮動着,不停轉圈。

何川也終於發現了夢中涼意的來源,上方的小球彷彿散發著陣陣寒氣,但是並沒有讓他感覺到不適。還沒等他繼續觀察眼前的白球。旁邊對話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白醫師,這小傢伙怎麼樣了?」是抱起他的那個人的聲音。「他只是有些脫水,喝了一些鹽水。還有七七在旁邊輔助治療。已經沒什麼大礙了。」是一道「陌生」的男性嗓音。

「那就好,那就好。」先前的人好像鬆了一口氣,又說道。「那他的治療費用是多少?我給結算一下。」「不過是一杯鹽水,但是既然治療了,就得收費。這樣吧,這次就不收摩拉了,記得下次來給七七帶杯椰奶。主要還是她在幫忙。」

聽着兩人的對話,何川不禁感嘆道:「真是令人暖心的一幕,好久沒有見到這麼淳樸的人了,你說對吧,七七?」內心正在感慨着,突然發現了華點。「七七,不卜廬,白老闆。」「嗯-?」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小球,是你,寒病…,額,叫什麼來着?

並沒有一下子想起來眼前小球的名字。但是已經有了七八成的把握,所以我穿越到了原神裏面?這裡是提瓦特大陸。要不然哪來的1234個巧合?側過頭,身體的包裹已經被解開了。看着床邊一個尖尖的帽子頂,雖然看不到臉,但是實錘了,「是你,肚餓真菌!(腦內超大聲)」

生存危機已經解除了,儘管內心非常激動。但是當務之急還是要思考,接下來要怎麼生存?結合已知情況,何川得出了結論:我什麼也做不到。拜託,你想要一個嬰兒怎麼辦?現場來一段Rap嗎?別說是現在,就算是在上一世,他也不會。

頭頂的小球已經收了回去,何川抬眼看向面前的房梁。現在他什麼也做不到,也什麼都不需要做。只能等待他人的安排,也終於有餘力思考一下人生。

我是何川,太陽系地球人,中州人士。是一個何姓家庭的養子。沒錯,他上一世也是一個孤兒,三歲的時候被收養。那時何氏夫婦沒有孩子,去到福利院收養了他,生活也算普普通通的幸福。在他12歲的時候,家庭突然新添了一個弟弟。何氏本來就是因為很難懷孕才去領養的他,沒想到12年後,突然喜添新丁。故事也沒有那麼狗血,養父母依然像往常那樣待他,他也很照顧弟弟。儘管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顯然更偏愛他們的親孫子和親外孫,但也沒有說嫌棄合何川的表現。何川卻很懂事,或者說他並沒有什麼感覺。用白話來說,他是一個大心眼子,但從心裏看來,他似乎是有些感情淡漠。別人對他好,他會回應,會回報,做着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展露他的善意。別人對他不好,只要不是特別過分他也只是置之不理,因為很麻煩。對他來說她對養父母有着一份依戀,對新出生的弟弟有一份關愛。但是與其他人的情感交流,他實在是提不起勁。也交過朋友,形影不離時也有玩的很好的朋友,但是一旦分開一段時間,內心的感情就突然冷卻下去,彷彿是盛水的漏斗。和人交往要形影不離,不然很快就沒了熱情。但是對於遊戲來說,天天形影不離,也不是什麼難事,於是他變成了人們眼中的網癮少年。但是他的成績不好不壞,大學去到了中州大學。畢業找了一個專業還算對口的工作,工資也算可以。工作以後,他成了人們口中的宅男。下班以後也不參加公司的聚會和員工之間的交流,他的崗位比較冷門,同事們也沒有和她過多交流的意思。正和他意,每天就是就是回到自己不大不小的出租屋中玩自己的遊戲。工資也會每月定時匯一部分回去,儘管養父母並沒有要,只是覺得自己該這麼做。最近兩年,他主要在玩一款叫做原神的遊戲。主線任務早就已經做完,但他每天就算是上線在游戲裏漫無目的的跑跑,也會花費上很長時間。直到那天晚上,下班了,他在街道上走着。然後一輛失控的泥頭車直接撞向了他,街道上只有他一個,事故並不大,只是讓他來到了這個世界。工作4,5年,工資剩餘加上年終獎有20多萬,每年都給自己買保險,保險再賠付一筆。雖然不能留下的更多,但總算也是對養父母的一份報答,除了一絲不舍。他發現自己好像並沒有那麼難過,因為來到了這個世界,就算是遊戲無聊時跑地圖也能跑上一兩個小時的他,對這裡應該是有一種叫做喜歡的感情。

想到這裡,何川嘆了口氣。身體一陣放鬆,睡了過去。對於還是嬰兒的他考慮這麼多事,還是有些累了。

《原神的至高之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