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 連載中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

來源:google 作者:克羅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克羅特 安格琳娜 現代言情

【changdu】「初次見面,諸位,我的名字是安格琳娜·雪奈茨芙娜,你們也可以稱呼我為安格琳娜老師,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我會對你們進行戰鬥訓練,以及一些生活常識」克羅特看着眼前的場景,恍如隔世陰暗的地下室仍歷歷...展開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章節試讀:


三個月後,至冬國境內

「吼!」

猙獰的白色巨獸仰天咆哮,磅礴的音浪將洞窟上倒掛的冰柱震碎,克羅特如鬼魅般來回閃躲,冰柱倒塌所濺起的細小粉塵瀰漫在空氣中。

「哼!作繭自縛!」

克羅特後跳到冰柱上,居高臨下得看着眼前的巨獸,黑色的風衣隨風飄蕩,清秀的臉上瀰漫著殺意,身後足有一人高的箱子尤其矚目。

「驅傀術·千絲縛!」

細密的銀線從克羅特手中的裝置射出,將那巨獸死死地綁住。

「吼!!!」

隨着巨獸的不斷掙扎,雪白的皮毛滲出鮮血,雙目逐漸充血,自四肢開始逐漸湧現耀眼的紋路,直至流入心臟。

「汲取地脈當中的能量嗎…」克羅特低語道。

「驅傀術·刀面兵甲。」

隨着克羅特的輕語,身後的箱子逐漸解體,露出內部的物體。

那是一尊黑色的傀儡,全身由精鋼鍛造而成,流線型的設計很好的解決的風阻的問題,同時在保證功能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減輕重量。四肢上全部組裝着合金製作的長刀,透露着危險的氣息。

「解決他,刀面。」

儘管傀儡不可能回應他,但克羅特仍舊保留着這個習慣。

三個月前,木偶的親信將刀面兵甲交與克羅特。而在這三個月中,克羅特一直在至冬進行狩獵的任務。

用那位自以為是的「大人」的話說,這是木偶大人無上的恩賜,這種至冬的異獸,無論是骨骼還是皮毛,都是製作傀儡的上上之選,巨獸棲息的洞穴,也通常會伴有由元素力凝結而成的礦石,這種礦石的元素純度極高,極品的礦石甚至能當做元素晶石使用。

就像眼前的巨獸一般。克羅特追尋他的蹤跡已經三天有餘。

眼前的收穫並沒有辜負克羅特。

這種巨獸極為擅長溝通地脈中的冰元素力,而在汲取完成的瞬間,骨骼中的元素力最為充沛,如果在這個瞬間將其斬殺,元素力來不及融入血肉與皮毛,便會封存在骨骼之中,是在至冬市場有價無市的奇物。

即使對狩獵手法有着極高的要求,但這難不倒克羅特,通過手指上的絲線,克羅特可以輕易地操縱刀面兵甲。

普羅維登斯之眼悄然催動,奇異的紋路於瞳孔中浮現。

「破綻在脖頸處么……」透過眼看到巨獸體內的經脈血管,克羅特低語道。

「那麼,消逝吧!」

「噗呲!」

長刀沒入雪白的皮毛,划出一道駭人的血線,但距離梟首仍有一定的距離。

「驅傀術·輪舞!」

刀面兵甲以一種詭異的發力方式旋轉起來。雙臂水平而立,彷彿一個陀螺一般在空中旋轉。

「轟!」

獸首落地,充血的赤色獸瞳怒瞪着克羅特,巨獸想發出聲音,就像剛才的咆哮一般,但他張了張嘴,並沒有做到。

血液不斷流失,瞳孔中的憤怒逐漸轉變為迷茫,不解,緊接着被深深的絕望取代。

「目標確認死亡,任務完成。」克羅特看着眼前巨獸的生機流盡,對着耳邊的通訊裝置開口道。

幾分鐘後,十餘名愚人眾先遣軍湧入洞穴。

「克羅特士官,再次感謝您對至冬的貢獻,願女皇陛下的指引與你同在!」為首的風拳先鋒軍對着克羅特敬了一個軍禮,鏗鏘有力的說道。

克羅特沒有答話,只是沉悶地向洞口走去。

「喂,這就是那個人造兵器?感覺瘦瘦弱弱的誒。」

「你小聲點!要是讓那個怪物聽見,准沒你好果子吃!」

克羅特的不近人情,讓一旁是士兵開始竊竊私語。而剛才奉承的風拳先鋒軍並沒有加以制止,他默許了這種行為。

克羅特背對着那群士兵,將刀面兵甲收回箱中,攥緊了手中的已經褪色的徽記,快步離開。

…………

夜晚

克羅特縮在一個小型洞窟內,打開了手中的地圖,自言自語道:

「我現在位處至冬腹地,距離至冬城還有一日的行程……」

「食物的儲備不多了,需要進一步節省……」

「新的任務……」

「裝備的維護與保養……」

「以及,最為重要的……」

「逃離計劃的進一步規劃與可行性探究」

「以我目前的狀態來看,如果執行官不出手,我有七成的概率逃離至冬。」

「聽說二代的人造兵器已經結束訓練,可以參與任務。」

「必須在第三代人造兵器完成之前動身。」

「執行官的戰力水平還需進一步調查。」

縱觀提瓦特地圖,至冬國位於大陸的最北部。克羅特的任務每次都在更北方,無一例外,而且木偶規定的任務時間極為精確,截止時間幾乎卡在克羅特的完成時間上,而這也杜絕了克羅特藉著任務叛逃的可行性。

「那麼唯一的方法,就是趁着執行官外出,內部空虛的時候。」

「潛行而出。」

這是最後的手段。

………

黑夜很快過去,晨曦的太陽自東方升起,在無垠的雪原上顯得格外刺眼。

曜日高懸,注視着提瓦特的每一個生靈。也包括在雪原上奔行的少年。

傍晚,克羅特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軍營。再一次無視了旁人的竊竊私語,進到士官才能享有的單人帳篷內,克羅特心裏沒由來的升起一股煩悶之感。

他已經受夠了這無休止的惡意。

「聽說了嗎?關於執行官……」

「是啊,女皇陛下將半數以上的執行官調往外國。」

「也不知道……」

帳外傳來陣陣的竊語聲。

帳篷內的克羅特不由得勾起一抹笑容。

那麼,此時的至冬還剩下……

隊長卡皮塔諾,至冬的頂尖戰力,碰上他絕無存活的可能。

僕人阿蕾奇諾,算是安格琳娜的家人,克羅特之前就聽說過壁爐之家的存在,戰力不詳,但最好不要碰上。

公雞普契涅拉,至冬國的市長,戰力可以忽略不計……嗎?

還是提高警惕吧,單憑文書工作就能坐上第五席的位置,克羅特對此持懷疑態度。

木偶桑多涅,克羅特名義上的頂頭上司,但實際上未曾謀面,戰力遠超此時的我,但全力逃亡的話仍有一線生機。

女士羅莎琳,據說已經存活上百年,戰力低於木偶,或許會有一戰之力

以及富人潘塔羅涅,以毒辣的商業眼光和令人生寒的手段著稱,得以位居第九席。

「這是逃離的最好時機,不是么?」

克羅特的笑容愈發濃郁,眼中彷彿有光射出。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