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願逐月華流照君
願逐月華流照君 連載中

願逐月華流照君

來源:google 作者:洛洛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洛慈 雲祁凌 現代言情

本是千人疼萬人寵的千金,卻因皇權政變,讓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間化為烏有雲洛慈:為了完成皇伯伯和爹爹的遺願,我甘願放棄一切月昭華:洛洛,你可知道,自從第一眼見到你,便永世不願忘記-燃犀展開

《願逐月華流照君》章節試讀:

月昭華面無表情的提醒好友道「你最好別招惹她。」
秦倬然會錯意,驚訝道「難道你這麼快就喜歡上她了?」
還沒等到月昭華的回答,便看見飛身而上的月臻。
「王爺萬福。」
月臻也沒想到難得出來就碰到月昭華,思索了片刻還是乖乖前來問安,一個戰壕里的戰友啊,總這麼不交心也是不成滴。
「郡主不必多禮,請坐。」
月昭華揮揮衣袖示意旁邊的位置。
「郡主好身手。」
秦倬然忍不住讚歎,如此俊俏的輕功,放在江湖上必然是能排的上名號的,何況是在京城了。
「過獎。」
月臻早將與月昭華相關的事查了個底掉,秦倬然是何許人也,她自然也是十分清楚的。
「在下秦倬然,見過月臻郡主。」
「秦公子不必客氣,起吧。」
「住的可習慣?」
月昭華替月臻斟了杯茶,月臻微微頷首表示謝意。
「勞王爺挂念,一切都好。」
「有事便吩咐路叔。」
「郡主如果不嫌棄在下一介白衣,不如一起喝個下午茶?
秦某對郡主的事迹很是佩服。」
「秦公子過譽了,月臻不過弱女子一名有什麼好佩服的。」
秦倬然一噎,弱女子?
他一點也看不出來。
「郡主5歲稚齡就能解了天齊眾多大臣無法解的難題,怎麼能讓人不佩服呢!」
「那個呀…」月臻思索了一下無奈攤手「是他們太過自負,認為我天齊沒人懂得他們西洋文化,其實我只會那麼點唬人的東西而已。」
「郡主不必自謙,何況郡主小小年歲還解了南境危機。」
「呵呵,這京城誰人不知我是何秉性,況且怎麼看我也不像是那種偉大的人,那時不過闖了些禍偷偷跑出京城,怕被爹爹收拾,所以才去一位熟人那裡坑了些糧草,想要討爹爹歡心,順便抵了我闖的禍。」
秦倬然滿臉欽佩「郡主當真讓人欽佩,若換了旁人,巴不得將所有功勞都攬在自己身上呢。」
月臻一臉惡寒,老實說,她並不覺得自己做了多少偉大的事,不過順心順時而已「攬不攬的,在世人眼裡他們都是我做的,不是嗎。」
月臻聳聳肩,她確實沒那麼偉大,不過打着心中小九九做事而已。
「兩位,本宮還要做午課,便不打擾了。」
過猶不及,月臻深諳這個道理,一切總是要循序漸進才對。
月昭華點點頭,示意她請便,月臻帶着暮雪離開了小閣樓,秦倬然斂了笑容,輕敲着手中摺扇「月明情報不錯,果然不是簡單人物。」
月昭華轉動輪椅沒有說話,雲家的女兒怎會簡單?
只是突然想起十年前第一次見她時的情景。
「昭兒,你雖同玄清大師學武,但可萬萬不能貪戀佛門啊,你父王可就你一個兒子。」
雲祁凌略有些擔憂,小時候的昭華雖然比較沉穩,但也不失孩子氣的肆意與張揚,如今在皇玄寺待的,像個小大人似得。
「雲叔叔放心」小小的月昭華嘴角一抽,沉穩也是錯嗎。
「哈哈,祁凌,你家謹兒不也是這番模樣嗎?」
榮親王月封宣看着老友語重心長的模樣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是有我家洛丫頭做對比,否則看起來哪有昭兒這麼老成持重。」
看着雲叔叔無奈的苦笑和父王爽朗的笑聲,月昭華不經有些好奇,他雖從未見過雲家妹妹,卻也知道母妃十分喜愛她,時常掛在嘴邊念叨着,讓他有些想知道這個討喜的小魔王到底是怎麼樣的小姑娘。
「昭兒怕是沒見過我家那個令人頭疼的小魔王吧!」
月昭華搖搖頭「自打雲妹妹滿月後便在沒有見過了。」
「祁凌兄,不如把你家洛洛許給我家昭兒吧!
那小丫頭我和王妃都喜歡的緊呢。」

《願逐月華流照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