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虞昭昭蕭景炎小說
虞昭昭蕭景炎小說 連載中

虞昭昭蕭景炎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虞昭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景炎 虞昭昭

那劍是蕭景焱送她的唯一一件禮物瑾兒卻忍不住勸道:「娘娘,那啞女也不知用了些什麼手段,哄得陛下都不知多久沒來坤寧宮了,您還管那劍做什麼?」冷雨飄搖,打落初芽虞昭昭看着她又像是在看她自己:「瑾兒,她如今已是皇貴妃,莫要再口出不遜」...展開

《虞昭昭蕭景炎小說》章節試讀:

《虞昭昭蕭景炎小說》小說內容跌宕起伏,本文主角為虞昭昭蕭景炎。
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精選:虞昭昭攤開帕子,一抹猩紅刺眼。
永樂宮。
蕭景焱怒氣沖沖往前走,忽而看見院里一樹桃花璀璨。
他臉色一瞬沉了下來:「永樂宮怎麼會有桃樹?」
...坤寧宮裡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猛地響起。
虞昭昭攤開帕子,一抹猩紅刺眼。
永樂宮。
蕭景焱怒氣沖沖往前走,忽而看見院里一樹桃花璀璨。
他臉色一瞬沉了下來:「永樂宮怎麼會有桃樹?」
常磊看了一眼,慌了神:「陛下恕罪,從前皇后娘娘喜愛桃花,宮中人人效仿,這桃樹是從前就種下的……」不知是哪句話刺到了蕭景焱,他一腳踢翻了廊上的盆栽,怒道:「閉嘴,不許在朕面前提起這個女人!
朕不想在宮中再看到桃樹!」
常磊有些猶豫,試探着開口:「可上回皇貴妃說,要等着這桃樹結果……」蕭景焱怒視過去:「朕讓你砍了!
等那個女人不再跟謝家沆瀣一氣,再讓她來求朕!」
坤寧宮。
雨水徹底沖刷掉痕迹,謝老將軍終於得以進宮見自己女兒一面。
「月兒,你母親病了,爹這次進宮是想讓你求一求陛下,請陛下將夜秦去年進貢的不生丹賜一粒給你母親做藥引。」
月兒是虞昭昭的的小字。
夜秦進貢的不生丹有三粒,謝老將軍如今在朝堂如履薄冰,只得女兒去求一求蕭景焱。
虞昭昭在御書房前站了兩個時辰,蕭景焱才終於肯見她。
她邁着已經僵硬的雙腿,跪了下去:「還請陛下賜一粒不生丹,救我母親一命!」
蕭景焱面無表情的看着她,只雙眸情緒翻湧:「皇后難得主動見朕,果然又是為了謝家的事。」
虞昭昭抬起頭看他,萬般苦澀壓在心頭。
從前,她日日都來見他,給他送親手煲好的湯點。
從前,她進御書房從不需通傳,他每次生病都是她衣不解帶照看……可自從他有了趙綉兒,以前的點滴都變得好似從未發生過一般。
分明是他不願見她,又為何反過來要怪她?
虞昭昭滿心苦澀,又是一拜:「陛下,求您看在年少的情分上,賜葯救我母親一命吧!」
只這一瞬,蕭景焱臉上的神情有一絲鬆動。
深沉的眉眼盯着她看了良久,才淡漠開口。
「行,只要你為自己從前對皇貴妃的所作所為跪下認錯,朕就把葯給你母親!」
給趙綉兒……跪下認錯?
虞昭昭只覺一股涼意從頭竄到腳。
堂堂皇后,蕭景焱居然要她給一個妃子下跪?
虞昭昭做了五年有名無實的皇后,本以為自己的心已經麻木了,可這一刻,竟還能這般揪着疼。
她努力眨眨眼,將眼中那一點酸澀逼回去,重重的沖蕭景焱磕下一個頭:「謝陛下隆恩!」
年少時攢下的所有情誼,如今只換來一個下跪救命的恩典。
虞昭昭踏出殿門那一刻,忽然笑了。
十五十八年少時,青梅竹馬兩無猜,二十正是青春在,回首故人昨非今。
看虞昭昭走得決然,蕭景焱心口忽然冒起一股無名之火,將桌案上的東西通通砸了個乾淨!
「她虞昭昭到底是朕的皇后,還是她謝家的皇后!」
常磊戰戰兢兢跪着,聽蕭景焱怒聲道:「朕倒要看看,她會不會向朕低一次頭!
朕倒要看看,她有沒有一次,是站在朕這一邊!」
無人撐傘,大雨淋透到了虞昭昭一身。
冰冷透骨,冷到清醒。
前方便是永樂宮的匾額,她站住了腳,久久看着。
她是皇后,坤寧二字,是告誡皇后寧靜致遠。
而這皇貴妃的永樂宮是蕭景焱親自賜的名,他望他的貴妃,一生長樂,歡喜無憂。
永樂宮的宮門緩緩打開。
趙綉兒一身綉鳳宮裝,雍容華貴,不知等候她多久。
看見虞昭昭,她笑容格外燦爛。
滿院的宮人都站着,看着永樂宮外的皇后。
等着這曾經高貴驕傲的謝家嫡女,親手摺斷一身傲骨,向曾經卑微的農女下跪。
虞昭昭立在原地,咽下無數的哀戚與委屈,直直跪了下去:「我虞昭昭有錯,望陛下垂憐,救我母親性命!」
她跪,卻也絕不跪給這個女人!
若說有錯,她只錯在成為了他蕭景焱的皇后!
雨越發大,趙綉兒背脊挺直,眼神得意的看着下跪的虞昭昭。
她不會說話,比了個簡單的手勢:你輸了!
虞昭昭看懂了她的意思,滿心不甘上涌。
她不甘,明明被多年算計的人是自己,今日卻要這般來認錯。
她不甘,為何曾經那般相愛的人,可以因為一次救命之恩就不愛了?
一股腥甜梗在喉間,虞昭昭強壓着起身要走。
一轉身,蕭景焱就立在身後。
虞昭昭見着他朝自己走近,龍袍卻擦過她,攬過了忽然咳嗽的趙綉兒。
虞昭昭心口忽然像刀絞過一般,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再醒過來,已經不知過了幾日。
虞昭昭只感覺渾身沒有一點力氣,嘴裏也是苦的。
「張太醫,皇后身體到底如何?」
蕭景焱的聲音隱隱約約傳來,聽不出什麼情緒。
虞昭昭吃力的睜開雙眼,聽見一個老太醫支支吾吾開口:「娘娘……病症複雜,許是身子太弱了,又受了寒,卧床靜養一段時日就可以了。」
她忽然放下心,來看診的不是蕭太醫,旁人不了解她的身體,瞧不出什麼毛病。
五年前她重傷之後,大病一場,忘卻了自己受傷的理由。
連脈象都變得紊亂離奇,本就沒幾年好活了,這次吐血,她有預感,只怕油盡燈枯也就這兩年的事了。
蕭景焱見她醒了,剛要說出口的話又生生止住了。

《虞昭昭蕭景炎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