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鍘鬼人,抬棺匠
鍘鬼人,抬棺匠 連載中

鍘鬼人,抬棺匠

來源:google 作者:三歲官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雨凝 陳化一

我是剋死一家老小的煞星,為死人送行,為活人了願一桿龍杠抬起千萬鬼煞,一把鍘刀折斷萬千邪祟棺材匠,鍘鬼人,腳踏陽間路,肩扛轉世門,陰人上路,陽人迴避嘍~~~~~~~展開

《鍘鬼人,抬棺匠》章節試讀:

六月三伏,太陽曬在我身上,我本該感覺到溫暖。

可此刻,我卻能感覺到,門裡門外,完全是兩個世界。

本該躺在院子里曝屍的韓老爺站在我家門前,一身喪白的布衣,眼睛睜得溜圓,一雙瞳孔縮的只剩兩個黑點。露在外面的皮膚呈現着異樣的鐵青色,絲絲黑氣,似乎在他身周縈繞盤旋。

他死死地盯着我,不知過了多久,幾次抬起腿,似乎想要邁步進來,可卻忌憚這院子里的某樣東西,幾次都放棄了。

死一般的寂靜。

這樣互相盯下去,我真怕他一步邁進來就把我生吞活剝了,不自覺地看向了院子角落裡橫放着的一把大鍘刀。

正當我鼓起勇氣,準備起身跑向鍘刀之時,韓老爺卻突然憑空消失了。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二叔陰沉着臉,快步走了進來。

見我如此狼狽,二叔卻鬆了口氣。

我艱難的咽了口吐沫,聲音乾澀道:「二叔,我是不是闖禍了?」

二叔並未否認,直截了當地道:「是,你把韓老爺家鎮宅那一圈石牆給扣下來一塊。」

說完,他似乎看我的狀態不太好,語氣稍微放鬆了一些。

「這也就是你,換做旁人,定摳不出來那塊石頭。」

說著,他將我從地上拉起來:「自己去廚房找黃酒喝兩碗去去寒,我得把這兩副棺材打完,晚上再去。」

我沒敢多問,連忙跑去廚房。

兩碗酒下肚,熨燙的感覺席捲全身,我這才舒服一些,偷偷又舀了一碗,這才走出去。

二叔還在院子里打棺材,只不過這次的速度要比之前快上許多,我心裏糾結着韓老爺的出現,琢磨着要不要問問。

說實話,我自己也想不通,我和韓老爺素來沒什麼恩怨,我從小頑劣,但我敢拍胸脯說我這輩子從未做過對不起老韓家的事。

小時候老韓家的兒子掉進河裡,還是我把他拽上來的,為此,還去韓老爺家吃過飯,他斷然沒有害我的理由。

「二叔,我剛才,看見韓老爺了….」

二叔抬頭,哦了一聲,繼續打棺材。

我只好繼續道:「我聽說人死了就會下地府去投胎,可韓老爺….」

二叔似乎嫌我擾他工作,索性放下手裡的活,專心為我解釋。

「人死如燈滅,沒下去的叫孤魂,下不去的叫祟,害人的叫煞,這世上億萬的冤魂,大致都可歸這三類。」

「至於韓老爺,他有冤未伸,加之一家被害,自然不願意下去,你要是沒害他,他不會找上你的。」

我心中一凜。

可韓老爺找上我了!

二叔似乎看出了我的驚慌,笑道:「莫怕,他若真盯上你,還能讓你跑了?

我的心這才放下一些。

從二叔的話來看,我闖的禍,似乎也沒有那麼嚴重。

至少,是在二叔能解決的範疇之內。

想到這,我忍不住對二叔晚上的行動有所好奇。

「二叔….那晚上….」

「晚上你得跟我去。」

我還沒說完,就被二叔打斷:「你摳了韓老爺家的鎮宅石,韓老爺追你一路也不怨他,你晚上得跟我去,送韓老爺子一程。」

我點點頭,答應下來。

吃過了晚飯,二叔看了看時辰,起身道:「該走了。」

我定了定神,揉揉臉,消去臉上的笑容。

畢竟韓老爺死了一家七口,我笑嘻嘻的過去,多少有些不尊重。

院子里,放着兩口棺材,一大一小。

這都是二叔趁着下午趕工做出來的。

「你扛小的。」二叔指着那個小棺材,囑咐道:「記着點,路上不論遇見什麼人,什麼事,都不要管,也不要回頭,這棺材就是在你肩上跳起來你也得給我扛住了,不能落地,知道么?」

我有些害怕,但更多的還是好奇:「要是落地了呢?」

二叔看了我一眼,輕聲道:「棺材落地,人要入土,大晚上的,入土的不是你就是我。」

我心中大駭,再也不敢輕視,開始在原地蹦跳熱身。

別特么待會我扛着棺材走着走着再因為一個抽筋斷送了我這條小命。

二叔扛起棺材,像扛着一包棉花似的,快步走了出去。

我也趕忙彎下腰去扛棺材,可也出奇,平日里重的要死的棺材,此時卻十分輕盈,我用力過猛,好懸把這棺材整個掀起來。

重新調整力氣,我把棺材扛在肩上,一溜煙追了出去。

「二叔,這棺材咋這麼輕?」

我一邊走,一邊問道。

二叔臉上卻沒有半點笑意,反倒鄭重的提醒我:「扛住了,待會會越來越沉的。」

話音剛落,我便感覺肩上的棺材突然響了一聲。

砰。

隨即,便是一陣指甲撓蓋板似的聲音,滋滋作響,令人毛骨悚然。

我一下站在原地,獃獃的看着二叔。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肩上的棺材,似乎重了一分….

「二叔….」

我開口,聲音卻打着顫。

「現在知道了吧?快走!」

二叔也不含糊,一手扛着棺材,一手拉着我,大踏步前行。

一路上,不知從何處起了一層薄霧,剛消下去的暑氣消散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涼意,說是涼風,這他嗎可比涼風邪門多了,拂過我的皮膚,寒毛倒豎,絲絲寒氣似乎順着毛孔鑽進了骨頭裡,天上的月亮也不見了蹤影,漆黑一片,周圍隱有陣陣陰風拂過,似乎還夾雜着陰冷的笑聲。

六月三伏,這陰風吹得我直打哆嗦。

耳邊,似乎有無數人在低語,那聲音,就跟他媽嗓子眼裡塞雞毛了似的,又陰又尖。

別以為我在罵街,我當時心裏真的是這個感覺。

換了平時,只怕我要嚇得半死,可不知為何,扛上了棺材,再聽着這些聲音,我只覺得。

又驚又怒!

棺材在我肩上,就是我的東西,你們誰敢染指!

「小兄弟,你這棺材打的真好,扛着累了吧?要不坐下歇會?」

耳邊,一個十分清晰的聲音響起,我憤怒回頭。

一回頭,四目相對,我瞬間呆住。

寒意,彷彿一條陰冷的蛇,從我的脊椎骨上緩緩游上,剛剛還因為運動而熨燙的四肢,瞬間變得冰冷,僵硬。

一張灰敗的臉,嘴角吊著一個詭異的笑容,半臉哭,半臉笑,一隻眼睛微眯,翻着眼白,一絲黑眼仁,似乎正努力的想要降下來,另外一隻眼睛通紅,瞳孔收縮,一行血淚,從他眼角滑落,流進嘴裏,映得本該發青的嘴唇如血半紅潤。

他開口,老長的舌頭從嘴裏滑落,滴着血,聲音含混不清。

「讓我進去躺一會可好…..」

他伸出手,指甲漆黑,鐵青色的雙手逐漸向我逼近,一股死寂的陰冷向我襲來。

我張口,卻吐不出半點聲音!

眼看那雙手就要摸上我的臉,腦海深處,卻彷彿有一根燒紅的鋼針戳刺一般,讓我瞬間清醒。

我猛地咬破舌尖,一股腥血噴濺而出,直挺挺的噴在他臉上。

我聲嘶力竭地大喊:「二叔!救我!」

二叔本走出去老遠,聽見我的聲音,緩緩回過頭。

那雙死魚眼,帶着我從未見過的灰寂。

只見,他慢慢放下了肩上的棺材,落在了地上。

我的瞳孔一陣收縮,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棺材落地,人要入土!

《鍘鬼人,抬棺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