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斬赤紅之瞳,我以鮮血為帝
斬赤紅之瞳,我以鮮血為帝 連載中

斬赤紅之瞳,我以鮮血為帝

來源:google 作者:鮮魚遊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吳浪 穿越重生 雷毆奈

「血液即貨幣,你的鮮血竟如此美味」黑幫混混改邪歸正之際,魂穿斬赤紅之瞳的世界,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吳浪表示「美色我要,權力我也要」「古老的輝煌會走向衰亡,但近乎不死不滅的我將帶着輝煌永世長存」「所以,先讓這腐朽與罪惡的千年帝都變成我的形狀吧」展開

《斬赤紅之瞳,我以鮮血為帝》章節試讀:

帝都百公里外的僻靜的山谷中,夜襲的據點。

餐桌上,娜傑塔抽着煙,手指在桌子上不停的敲擊着,心中分析着布蘭德說的話,那個名叫吳浪的男人。

【詭異的不死性,擁有治療和同化他人的能力,是沒有被記錄的帝具能力嗎?】

【雖然他的目的是顛覆帝都,和革命軍一樣,但立場不確定,隨時可能會成為敵人】。

「布蘭德,那個吳浪實力如何?」

布蘭德放下碗筷,沉默了一會說道「不太清楚,但應該很強,實力不在我之下,而且我感覺昨晚他展現出的能力並不是全部」。

「嗯~」娜傑塔點了點頭,然後看向專心乾飯的赤瞳。

察覺到目光,兩腮鼓起如倉鼠一般的赤瞳將食物咽下後冷酷的說道「他那個操縱血液的帝具,我的村雨估計殺不了他」。

「哎~真是難辦啊」娜傑塔透過窗外看向帝都的方向感嘆道「帝都的護國大將軍,布德,以及帝都的討伐大將軍,艾斯德斯,這兩個人如天澤一般攔在我們革命軍面前,現在又出現了一個實力不明的吳浪」

「我們夜襲的道路還真是艱難啊……」。

這時雷毆奈發出了她那響亮的聲音,調節着餐桌上的氣氛道「boss,想那麼多幹嘛,只要是敵人殺了就行了,只要是人就會死」。

輕鬆愉快的聲音感染着眾人的心情,娜傑塔輕笑一聲,調侃道「我聽布蘭德說,那個吳浪向你求婚來着,你看這樣如何,答應他的求婚,將他拐到我們夜襲來怎麼樣?」

聽到這話,雷毆奈直接炸毛,表示完全不可能。

娜傑塔也不在意,本就是調侃一下而已,雖然他們夜襲都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但她不會強迫自己的部下去做不願意的事。

然後掃視了一下餐桌上的眾人說道「那個吳浪有一點說的對,打打殺殺的生活確實沒人願意,你們都正值花樣年華的階段,沒有暗殺任務時可以考慮去談一下戀愛什麼的」。

娜傑塔說完,在她身邊用餐的綠色頭髮的男子突然激動的站起身來,貼近娜傑塔說道「娜傑塔,你終於想通了嗎?我……」

拉伯克的心意娜傑塔是知道的,但她是夜襲的首領,不能被感情所困,不能被情感左右了下達命令時的判斷。

她得為部下們的生命負責。

「抱歉,拉伯克,戀愛什麼的對我來說還不是時候,你得再等等了」。

「好吧~」再次被拒絕的拉伯克失落的坐下,繼續吃着飯菜,但他對娜傑塔的愛是不會放棄的。

————

「來,莎悠,多吃點」

「雖然我們的力量來源於血液,擁有了幾乎無盡的生命,但這些美食卻不能不去享受,不然生活會失去色彩的」。

看着眼前碗中,吳浪親自夾的菜,莎悠感動萬分「多謝主人」。

「嗯~」吳浪欣慰的點了點頭,莎悠對他來說具有特殊的意義,不光是第一眷屬的原因,還有他在斬赤紅之瞳世界的格格不入感。

但有了莎悠,吳浪感覺這個世界不再那麼生分。

吳浪以魯斯比爾弟弟的身份理所當然的佔據了這座城堡。

僕人們得知吳浪將會是他們今後的主人時,心情明顯放鬆了許多。

畢竟吳浪在城堡中住過一段時間,僕人們對吳浪有了一定的了解。

用完早餐,吳浪吩咐莎悠儘快熟悉吸血鬼的能力與運用後出了大廳,穿上女僕事先準備好的衣衫,坐上馬車就出了門。

來到司法局,吳浪將自己的身份資料提交給了工作人員,申請繼承自己的大哥魯斯比爾的財產,領地,權力與男爵爵位。

給了一些金幣,工作人員接過後眉開眼笑,說道保證在半天內將吳浪的男爵身份辦下來。

吳浪對繼承遺產這一點並不擔心,且不說先前辦下來的身份信息合法合理,就說以個人之力擊退夜襲眾人的戰績。

帝都內布滿了那些掌權者的眼線,昨晚鬧出的動靜他們不可能不知道,那麼為了交好吳浪這股強大的戰力,就算吳浪的身份信息有假他們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帝都中心,皇宮宮殿內,年幼的傀儡皇帝樂不思蜀的和美艷的宮女們玩耍,而大臣奧內斯特一邊吃着肉一邊審批國家文件,行為漫不經心如同兒戲。

突然一分文件吸引了大臣的注意,一份男爵爵位的繼承申請,看着上面的信息,大臣思索了起來。

【吳浪】

【這名字真奇怪啊,魯斯比爾的弟弟卻不姓比爾,這明顯有問題嘛】

【但根據手下送上來的情報說,這吳浪居然擊退了夜襲,能對抗夜襲那麼他一定是一名帝具使】

【帝具使可是帝都的稀缺資源啊……】

想到這裡,大臣果斷的將皇帝的印章蓋了上去。

在等批文下來的時間裏,吳浪打算去看看他在帝都內的產業以及男爵領的地點與範圍。

一路上,男僕平穩的駕駛着馬車,吳浪在掀開車窗觀察者自己領地內的繁榮情況。

小販,商鋪,酒樓,賭館,妓院,地下黑市,可謂是應有盡有。

但妓院和賭館在產業中佔了絕大部分。

街上行人無數,但他們眼神中卻沒有光。

突然馬車停了下來,吳浪問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何停下來」。

男僕立馬恭敬回答道「回大人的話,前路人們聚集,路口被人群堵住了」。

掀開車簾,發現確實如此,吳浪雙耳傾聽着前方傳來的聲音。

【有男人微弱的痛呼聲,女人的哀求聲,路人的議論聲】。

吳浪下了馬車,路人看見吳浪身穿華貴的服飾,紛紛讓開了道路,向這樣非富即貴的人,他們這些平民百姓可惹不起。

穿過人群,只見一根粗大的木樁上捆綁着一個傷痕纍纍的**男人,已經奄奄一息,而旁邊有十名警備隊堅守。

一名面容和身材都較好的女人跪倒在一名警備隊腳下,苦苦的哀求着,求放了她的丈夫。

但卻被一腳踢開,毫不留情的在她耳邊說道「誰叫你男人在生意上得罪了加邁爾,而加邁爾背後有毆卡隊長撐腰」

「在這帝都,沒有背景實力只能被宰,要怪只能怪你男人不懂分寸,壞了加邁爾的生意」

看着倒在地上,胸口處春光乍泄的美麗人婦,那名警備隊員不由得血脈膨脹,而後露出邪笑繼續說道「想救你男人,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你付出點代價我可以向毆卡隊長求求情」

「至於這個代價…我想你懂的,美麗的夫人,呵呵呵呵~」。

人婦看着那人淫邪的目光,那還能不知道所謂的代價到底是什麼。

但為了自己的丈夫,她也只能……。

《斬赤紅之瞳,我以鮮血為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