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植物愛
植物愛 連載中

植物愛

來源:google 作者:悠揚子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徐賢聰 沈月

一夜之間,父親失蹤,母親慘死,眾叛親離大火中出逃,美貌盡失,磨難重重悲歡離合滾滾來,沈月在亂世中重生,努力活着…展開

《植物愛》章節試讀:

漢中平六年七月,朝廷內以何槿為主正在密謀發起政變,局勢緊張。

走進洛陽城,大街小巷百姓安居樂業,須不知城外早已危機四伏。

城門內不遠處的悅來客棧,白天黑夜,來了一群又一群手提軍刀的隊伍,這些人看上去長相粗魯,一臉殺氣。一時間,把城裡百姓們嚇得,到處在奔走相告,「不好了,又有戰事!」越來越多的人,早早收拾店鋪,禁閉家門。

這夜色,如此撩人,靜靜感受,只覺驚悚。沈府處,太倉令沈達盛一臉慈善面容,此刻於書房椅子處,憂心忡忡,焦躁不安,時不時看着門外,好像要做什麼決定,終歸還是搖頭。

西廂處,沈家大小姐沈月,早已換了一身黑衣服。頗為得意的表情,一臉貪玩的模樣。

嚇着邊上丫鬟秋葵,擔憂勸阻,「小姐,依奴婢看不妥,萬一被發現,貞潔不保。」

沈月手玩弄着辮子,拍拍秋葵的肩膀,安慰道,「怕什麼,反正本小姐也不想嫁!」

說完,沈月溜出閨房,悄悄走到一處狗洞,不費勁的鑽出沈府。房內的秋葵,慌忙假扮成沈月,側身躺床上,蓋好被子。

沈月來到悅來客棧,趴在一窗戶,目光尋找傳言中的那位潤如玉的公子--江天昊。身材偉岸,眉目如畫,深邃而冷峻,給人一種王者的威嚴。

冷風拂過,沈月居然覺得如此親切,一股寒意襲來,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誰?」

沈月嘀咕着,「完了,完了,趕緊撤!」逃難一般往前飛奔,身後叫喊聲突起。沈月忍不住往後看,好像有兩隊人馬在打架,刀光劍影。

「不,好像都提刀衝著我來了!」沈月只覺腳軟無力,準備接受命運的安排時,一股強有勁的手環着她的腰,兩下敲暈,緊接着甩出去,殺伐果斷,不含任何感**彩道,「送走!」

「是,公子!」身旁的黑衣護衛雙手接過,騎馬離去。公子正是那位江公子,此時他一人迎打二十個追殺者,只見他手提劍,目光冷峻,臉上冷漠如冰,給人一種不戰自畏的感覺。

一分鐘不到,眾人紛紛倒下。江天昊看着這些廢材,眼神透露出信號,「還不快滾」。眾人不可置信,戰戰兢兢,遲疑了幾秒,趕緊狼狽逃跑。

黑衣護衛把沈月丟到沈府大門處,隨即離開。沈月此時試探着掙開一點點眼縫,確定無人,獲勝似的準備小跑到狗洞,準備爬的時候。

沈月只覺太過冷清,平日里阿牧老早在此守候,今日是怎麼了。突然,府內殺聲,各種尖叫聲,呼喊聲,哀嚎一片。父母住處一片火光,沈月慌着往父母住處跑去,一雙手突然捂住她的嘴,「小姐,是我!」

秋葵低聲說道,「別亂跑,這些賊人很兇殘!」說著雙手拉着小姐的腳。沈月掙扎着,沒一會秋葵倒下,只覺腳粘糊糊,藉著夜色,沈月差點發出阿!

秋葵搖頭,別擔心,只是手,說完便暈倒。沈月趕緊從身上扯下一塊布,給秋葵包紮起來。

沈月強忍着淚水,慢慢放下秋葵,稍作掩飾,準備動身時。

一群黑衣人出現,「公子有令,撤!」

公子,難道是他。不可能,不可能。沈月神情恍惚,一邊是傾慕者,一邊是至親。她恨這月色如此真實,跌跌撞撞跑到父母處,看到母親在發瘋大笑。

「娘,娘,快逃!」沈月此刻只想從火中救出母親,但沈夫人直搖頭,「傻孩子,快出去!我這一生活夠了,聽娘勸,去找你爹!只要我走了,有些事就該了了!」

「不,娘,不要,不要。我們先出去好不好!」

「月兒,你要記住,去找趙雲瀾,他會告訴你一切。不要帶着仇恨,沈家遭此一難,自有定數,和爹匯合,把為娘送你的簪子帶好,別看它很普通,裏面有玄機。日後你會明白的。」

沈夫人臉上萬般無奈,千般不舍,轉瞬一狠心把女兒推出去,頭頂的橫樑燒斷,直接把母女倆隔開。

「娘!」沈夫人在大火中突然狂笑,「月兒,要好好活着!娘解脫了……哈哈哈,季兒,我來了!」

沈月看着被大火包圍的娘親,痛不欲生,臉上火辣辣生疼,試圖爬起來,腿上卻軟趴趴,渾身沒勁,傷心哀嚎:「娘,不要!」

「小姐,你快逃!」秋葵說完,倒下,身上傷痕纍纍。沈月悲痛欲絕,美好的一天還沒開始,就這樣殘忍掛上符號。

突然一神秘黑衣人出現,抬手就擊暈沈月,扛起抱走,走出宅院,駕馬而去。

悅來客棧,侍衛打扮的彥希匆匆走到二樓,打開一間雅房,在一位衣冠楚楚的青年耳邊附語,青年聽完淡然一笑,「走!」

王府這邊,家主王昌邑一臉凝重,「沈府失火,絕非偶然。李大人,事情瞞不住了,快通知瑞王!」

城門處,早已坐上馬車的黑衣神秘人,出示令牌,守衛看完,神情緊張,慌忙開城門,恭敬一旁。黑衣人策馬而去。

「快去通知張公公,蔡家出城的事。」守衛頭領看馬車離去的背影,揮手下令。

嗖嗖的,幾位守衛紛紛倒下。「殺!」突然洛陽城殺聲四起,從大街小巷湧入一批批將士,一場腥風血雨就此拉開帷幕。

沈月在馬車顛簸下醒了,手一摸,簪子還在。此時,馬車停下來。沈月拖着虛弱的身體,正欲下車。

「沈大小姐,不是我說你!就你這樣,能幹什麼,報仇?想都別想,摸摸你的臉,最輕鬆的美人計,你都做不到!」黑衣人冷峻嘲諷。

「我能做什麼,關你什麼事!我要走,也別攔着,讓開。」沈月忍着悲痛,暴怒。

「就算丑,我也讓兇手得到懲罰!」

「是嗎?別逞強,給,看完再說!」黑衣人漠不關心的樣子,似乎又有所不忍,遞給她一封信。

「爹!」沈月遲疑了一下,拿過信,看了信封,喃喃自語,是爹的信,爹還活着。激動打開信,越看越覺得不可思議,看完瞬間像泄了氣的球。

「怎麼樣,還要不要喊打喊殺的!」黑衣人漫不經心道。「你就好好待在神醫府,等洛陽城那邊消息下來。」

「你是誰?為什麼出現在沈府……」沈月在努力想起什麼,卻都想不起任何有關聯的事。

「等報了仇,我也不想活了!」

「幫幫我,安葬一下我娘親!」

「不好意思,無可奉告!真的,我還納悶,爹爹怎麼給我安排這樣的差事!走了,我叫白蔡。」黑衣人說完,策馬而去。

沈月茫然若失,站在神醫府門前,不知道該做什麼。女人在這樣的戰亂年代,沒了姿色,何以存世。

如今連依附男人的能力,被無情的火奪走,真狠不能像男子那樣上戰場殺敵。

在沈月滿腦海搜尋生存技能時,門哐當一聲打開。沈月抬頭一看,居然是他。坊間傳聞的大惡魔,蔡西遊的到來,莫不是追殺至此。

正當沈月滿臉驚慌無措時,蔡西遊雙手抱胸前,不屑道,「怎麼?怕了,還不快快進來。」

叫我?沈月用手指着自己,小心輕聲問道。

蔡西遊一副懶得理你,愛進不進的表情,並做出關門的動作。沈月連忙走進來,此時沒什麼選擇,有收留自己的地方已屬不易。

何況自己花容失色,怕是人人見了都要躲一躲,畢竟誰願意和一個小丑待一起。不管怎麼樣,先安頓下來再做打算。沈月也不再扭扭捏捏,似乎想明白了。

也許,當下活着最重要。一切還有轉機。只是不明白,為什麼毀容了,在爹的意料之中。

「請跟我來,沈小姐。日後這便是您的寢室,有什麼需要,明天再採辦。」一位丫鬟模樣的婢女領着沈月,來到一處別院。

明天,難道真要嫁人?沈月看着手中父親的信,實在猜不透。

《植物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