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 連載中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

來源:google 作者:臘月立春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歐陽麗歌 歐陽允睿

為心愛之人擋去那致命一劍,即使被刺穿心臟,修羅之軀也不會死,然而那失傳已久的禁遏之咒卻險些要了他的命!充滿希望的生命之樹可否撫平一切傷痛,前世的糾葛,今生的牽絆又能否讓有情人終成眷屬!如此邪性令人心生厭惡的女子,蘊含的究竟是一股什麼力量……究竟什麼是真?什麼是幻?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到頭來卻不過是一場夢幻……展開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章節試讀:

「三公子,你怎麼樣?」

「阿青—」

「我在——我在呢!」

「阿青,說了多少…遍,要…要叫我…名字…」

「旭…旭陽——」

「阿青…對不起…可能以後…再…再也沒有機會喊…喊你的…名字了!」

「不會的,不會的,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阿青,你…你喜歡我嗎?我拍…以後再…再也沒有…機會問…問你了!」

「我…我…我不知道。」

「青…如果…如果有來生,可否…可否給我…一個機會,因為我…我喜歡你!」

「三…」

「阿青?」

「好,我答應!我願——許你一個來世!」

………

米青語猶如霜打的茄子般,蔫蔫兒的推着車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時的踢踢路上的石子,看到一顆顆石子做拋物線運動落在地上滾了又滾,卻滾不走心裏繁雜的思緒。

最後索性拐進了一個小公園,坐在樹蔭下的一張石凳子上垂下了腦袋。

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晚上老是做些奇怪的夢也就罷了,怎麼在課堂上打個盹也能夢見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居然還能牽動自己的心緒,那種撕心裂肺的痛,她是真的…不想嘗試第二次。

米青語煩躁的敲了敲腦袋,望了望遠處即將下山的落日,它似乎正把自己最後一絲光芒灑向大地,半個天空都是橘紅色的,像一條輕柔的綢帶,甚美!

傍晚,黃昏,預示着一天即將結束,會帶走這一天經歷的所有——不管是喜怒哀樂、還是悲歡離合。其實仔細想想也不需要非得去煩惱什麼,因為除了天塌了或者世界末日了,第二天的太陽還是會照常升起吧。

呃——陰雨天除外!

好吧,米青語心情似乎好了一點,站起身重新推起車子,也不想騎着了,就這麼慢悠悠跟散步似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手裡拿着兩桶即食麵,米青語將它們疊放在一起就拿出鑰匙開了門,關上門的那一刻嘴裏自然而然的溜出來一句:「媽,我回…」然而,望了望手中抱着的泡麵,苦笑着搖了搖頭,很自覺的咽下後面的話。

老媽是真的去了姥姥那邊,還是再做些別的事,她不知道——然而現在他們只能苦哈哈的吃膩死人的泡麵嘍!

咦?可是…桌子上怎麼好像放了幾盤菜呢?米青語不敢相信的又走前幾步,嗯…一股菜香撲鼻而來,沒錯,的確是菜,而且還冒着熱氣呢,顯然是剛剛做好放上來的。

難道是老媽回來了?不可能啊,就單單是路上的時候一個來回也得耽誤一整天的時間了!那莫非是老媽沒去?但…好像更加不可能…米青語疑惑的望向廚房,還是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媽,是你嗎?」

廚房裡探出一個腦袋,顯然不是米媽媽,但更讓她覺得不可能的是,那人居然是林子洋,只見他圍着老媽的圍裙,晃了晃手中的湯勺,笑道:「你回來了,怎麼這麼晚?菜燒好了,我正在煮粥呢,很快就可以開飯了,你去洗把手等一會兒吧!」

說罷,又鑽進了廚房,而米青語卻獃獃的半天沒回過神來,手裡的泡麵都不知道該往哪放,呆呆傻傻的盯着桌上的菜肴,一臉的難以置信。

當林子洋端着煮好的粥出現在她面前時,她仍舊處於呆愣的狀態。林子洋看到她抱着兩桶即食麵,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菜的模樣不禁笑眯了眼,這效果也太雷人了吧!

「咚——」林子洋故意將鍋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從而也喚醒了米青語的心神,她依然保持着方才的表情,視線從滿桌子菜換到林子洋身上,眼神也不再獃滯,而是帶着一抹驚奇。

「這些菜…都是你做的?」雖然明知道家裡沒有別人,也明明看到他從廚房裡端着鍋走出來,但米青語還是忍不住想確認一下。

「當然是我啊,家裡難道還有別人嗎——」林子洋臉上帶着自信的笑容,拿起桌上的碗盛了一碗大米粥放到米青語面前的桌子上,又盛了一碗放到自己面前,這才道:「晚上喝點粥比較好,比吃乾巴巴的米飯強多了,來嘗嘗我的手藝,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喂!大小姐,你給點反應好嗎?面對如此豐盛的晚餐,你居然還抱着即食麵,你這樣讓我情何以堪啊!」

米青語這才「哦」了一聲,回過神來,把即食麵往桌子上一放,拿起筷子小小的夾了一點,放到嘴裏慢慢的嚼。

而林子洋則目不轉睛的盯着她,期待着她接下來的反應,米青語唇角微微上揚,吐出了兩個字「好吃」。

林子洋就像任何一個廚師在得到自己食客的肯定後的心情似的鬆一口氣,開始賣力的介紹今天的晚餐內容。

「哈哈…這個好吃…這個也好吃…嗯!我最喜歡這個…」

「喜歡就多吃點嘍!菜多的是…」

飯桌上諸如此類的對話不斷傳來,一頓飯吃的既愉快又…溫馨。

米青語滿足的喝下碗里的最後一口湯,抹抹嘴巴舒服的往椅子上一靠,咂咂嘴說:「哇!好飽啊——很久沒吃的這麼飽了。」

「吃好啦?」林子洋手指敲擊着桌面,懶洋洋的問:「吃好我就要收拾桌子了。」

米青語看着滿桌子的殘羹剩渣,大多數都進了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的笑笑:「那個…還是我來收拾吧,飯菜是你做的,刷盤子洗碗的工作就交給我好了。」

「你行嗎?」林子洋一臉不信任的表情,睨眼道:「我看你十指不沾陽春水,好像不太會做家務的樣子。」

「別小看人!」米青語氣哼哼的站起來,動作十分麻利的將碗盤疊在一起,一趟趟運往廚房,然後又拿着一塊抹布走過來,三兩下把桌子抹的乾乾淨淨,接着又掃掃拖拖,不大功夫便把房間收拾的整整齊齊亮亮堂堂。

她瞄了林子洋一眼輕哼一聲,抓起抹布又走向廚房,接着便從裏面傳來嘩嘩的水聲和碗碟碰撞之聲。

林子洋站起來走過去,站在門口默默的看着她收拾廚房衛生,眼神微微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收拾完畢,米青語擦乾淨手回頭看着林子洋,雙手環胸一副傲然的神色,瞪着他道:「今天好讓你知道,本姑娘可不是什麼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千金大小姐,你不要以為我不會做飯就什麼都不會做了,不會做飯那是因為我沒那個天分,但我也不是吃閑飯的。我警告你,以後少拿那種眼神看人,如果哪天我一時忍不住把你變成熊貓,你可不要怪我。好了,我要回房間了,借過——」

說罷也不理會林子洋會有什麼反應,直接從他身邊擠了過去。

「嘿——我什麼眼神了?你等等——」林子洋被撞了一下反手便拉住了她的手。

「幹什麼?」米青語冷喝一聲,手腕一反一扭又一推,便將林子洋的手反壓在他的背上。

林子洋吃痛的「哎呦」一聲急道:「放手放手,我只是有件事情要跟你說。」

米青語又一使勁,哼道:「有事就說,你喊我一聲不就行了,動手動腳的幹什麼?什麼事?說——」

林子洋一陣無語,無力道:「那你這樣算不算動手動腳了,可不可以先放開我?」

米青語把他往前一推,鬆開手便走出了廚房,到桌子旁坐下。

林子洋甩了甩酸疼的手臂,咂舌道:「這丫頭力氣怎麼這麼大?」嘟囔一聲走了過去,頗為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青青你這反應挺快啊,平時訓練沒少下功夫吧?」

米青語看了她一眼,反問道:「那又怎樣?和你要跟我說的事情有關係嗎?」

林子洋搖搖頭說:「關係不大,不過我是想說,那個…你能不能對我態度好點,就算早上我說話有點沖了些,但好歹不也救了你嗎?而且我還給你做了一桌子菜…」

見米青語垂下了睫毛,林子洋忙繼續道:「我的意思是,咱們接下來和平相處好不好?你別老是見到我跟見了仇人似的,不管怎麼說,現在米媽媽不在家,我們倆還得朝夕相處是不是?跟你談點事情要是跟吵架似的就不太好了對吧?」

聽林子洋這麼一說,米青語也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仔細想了一下,還真是,第一次就踩了人一腳,第二次還差點大打出手,這回人給做了一桌子菜吧,還因為人家一句話就不給人好臉色,她覺得自己不是這麼斤斤計較的人啊!

要怎麼闡述她的這種心情呢——

總之…就是…她覺得吧…一見到林子洋,她心裏就產生一種奇怪的情緒,就像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會找親近的人發泄一下,而不會跑去跟陌上人吵架一樣。

米青語也不理解自己怎麼會產生這樣奇怪的心態,把林子洋當成了親人?——可是…林子洋跟自己不熟好嗎?他只是媽媽朋友的兒子,目前只是她家的房客而已,他們見過的面加起來一支手都數的過來啊!可是——就是有那種久違的熟悉感啊——

這怎麼破——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米青語煩躁的扒了扒額前的劉海,這種感情要她怎麼開口去跟林子洋講——

「喂——要不你先喝點水!」林子洋看她情緒有點煩亂,便倒了杯水放到她面前問道:「你怎麼了?是不是最近有什麼煩心事?」

「那個…沒什麼煩心事…你的話我記下了,我會注意——」米青語抬起頭,裝作若無其事的說:「對了,你要跟我說什麼事?說吧。」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