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贅婿兵王
贅婿兵王 連載中

贅婿兵王

來源:google 作者:皮皮蝦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蕭柔 都市小說 陳風

弔兒郎當只是我的偽裝,我其實是個超級兵王...是一個征服總裁的超級的兵王展開

《贅婿兵王》章節試讀:

陳風很清楚,蕭婷月不帶自己,就是想讓自己走路回家...這算變相體罰他。

不過,蕭婷月根本想不到他陳風的卡里突然多了一千萬。

陳風看了蕭婷月消失的方向一眼,隨即輕輕的摸了一下肚子,喃喃的道:「我親愛的胃,這段時間委屈你了。不過,現在好了,今晚就好好犒勞犒勞你。」

說著,陳風便去買了許多珍貴食材,準備好好改善一下伙食,也準備把蕭婷月的胃給抓住.....

一個小時後,陳風提了兩大食材,招手打了一個的士。

陳風一屁股擠進了副駕,把兩大包食材放在腳尖前。

這時,陳風才發現整個車內飄散着誘人的芳香...他輕輕扭頭一看...這一看,不得了,司機竟然是一個超級美女...穿着很清涼...一條黑色是齊比超短褲,一件白色清涼的小背心...讓人熱血沸騰的身材幾乎是一覽無餘。

「卧槽啊,這是站.街女還是的士司機啊?」陳風心頭狂跳。自己剛剛收了收了一千萬,現在又有艷遇,這是老天看我這段時間過得太委屈而獎勵的恩賜嗎?

他有種預感,恐怕會和這個出租美女司機發生點什麼美妙的故事。

陳風為了緩解心頭的緊張,從衣兜里摸出一支煙放入了嘴巴。

隨即,她便看到美女司機眉頭一皺。

「他媽的,忘記了。蕭婷月那母老虎就討厭我抽煙,這美女恐怕也討厭。」陳風暗惱。

可是,就在這時,那美女司機扭過頭來,說了一句:「還有煙嗎?」

我特?

這美女竟然問我要煙?

陳風心頭有些激動,趕緊把煙盒掏出來。

可是一看,煙盒空空,沒有了煙。

「那個,沒了。僅剩一根。」陳風有些鬱悶的說道。什麼沒有,偏偏這個時候。看來,恐怕要錯過什麼了。

陳風本以為這樣完了,哪想到那美女竟然直接伸出一隻白嫩的手在他驚愕的目光下搶走他口中的煙。

「這美女莫非是一個煙鬼??」陳風心頭瞬間升起一個念頭。

而這個念頭剛升起,那美女便有些不爽的叫了一聲:「哎,點火啊!沒點眼力啊?」

好傢夥!

竟然敢要我狼王點火?有意思!

陳風嘴角勾一抹幅度,直接掏出火機彈出一道火苗。

那美女輕輕的傾過身子,剎那間,陳風便感覺一股迷人的香味侵襲而來...陳風再低頭一看,嘖嘖,瞬間便看到美女那深邃的事業線。

尤物!

如果說蕭婷月是冰山女總裁,給人一種征服欲。

那麼眼前這個女人赫然是一幅『大哥的女人』的味道,讓人恨不得立刻就地征伐。

而那美女也感受到了陳風的目光,她並未說什麼。可是當煙點燃後,她直接一口濃煙噴在陳風的臉上,讓得陳風差點咳了起來。

這女人...不就是看了一眼嗎?又不會掉塊肉。

陳風連吐幾口濁氣才恢復,隨即看了一眼美女,淡淡的說道:「美女,你從我的嘴裏搶煙抽,你介意我是艾.滋.病患者嗎?」

「很不巧,我也是!」美女淡淡的說道,直接一腳踩着油門,飛馳而去。

我去!

陳風有些無語!這個女人就那麼隨便么?

「哎,美女,怎麼想到來跑出租啊?」半響,陳風找到了一個問題。

「想跑就跑啊。有問題嗎?」美女司機看都不看陳風一眼。嘴裏輕輕的吐着煙圈。

「有!」陳風點點頭道。

「什麼問題?」美女司機淡淡的說道。

「像你這樣的絕色美女,不應該跑車,更不至於跑車啊。畢竟太累!」陳風不停的打量着美女的身材,說道。

美女瞥了陳風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讓無數男人瘋狂的幅度:「做小.姐、當小三也很累。心累身也累。」

陳風徹底無語,只能對這美女豎起一個拇指:「牛逼,你牛逼!」

「呵呵!」美女司機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味道,隨即繼續開車,口中繼續吞吐着濃煙。

「哎,你這煙,味兒挺正啊。叫什麼煙?」突然,開車的美女司機說道。

「特供煙,你買不到的!」陳風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呵呵,特供煙?」美女輕輕一笑:「所有的特供煙,我都抽過,可是從沒有抽過這種特供煙.....」

言語中,帶着深深的懷疑。

「那麼,你現在抽到了!」陳風淡笑道。

美女眉頭微微一皺,語氣認真了幾分:「我說真的。這煙在哪裡有賣,我想買。」

陳風搖搖頭,也認真的說道:「這是超級特供煙,你買不到。別說你買不到,全世界除我一人之外,沒有第二個人會拿出這種煙!」

美女深深的看了陳風一眼,她拿着煙看了起來。剛才,她分明看到煙紙上有個什麼圖案...可是可惜的是,那圖案已經差點燃完,只剩一丁點,根本猜不出。

這煙,她才剛剛抽了一支,可是她感覺這是自己抽過的最好的抽的煙...以往抽的任何煙,都比不上。抽了這支煙後,她對任何一種煙都沒有了興趣,只對這種煙情有獨鍾。

突然,美女眸子閃過一抹亮光,對着陳風說道:「哎,你那裡還有這種煙嗎?有多少我買多少?」

「這是非賣品。」陳風搖搖頭,隨即目光肆無忌憚的在那美女的身上掃視着......

隨着陳風目光的掃視,美女的眉間慢慢湧現出一抹寒意。

然而就在美女即將爆發的時候,陳風淡淡的說道:「不過,如果下次還能遇到你,那麼基於緣分,我可以送你幾包!」

緣分?

美女笑了起來:「那就這麼說定了。我相信,我們是有緣分的。」

「呵呵!若是能再次遇到,我也會相信我們真有緣分!」陳風笑道。然後自然而然的從的士的中間扶手箱拿出僅剩的半瓶水喝了起來。

看着陳風拿着自己喝剩下的誰喝了起來,美女的眸子瞬間錯愕,胸脯微微起伏...語氣瞬間有些不善:「你竟敢喝我的水?」

「你抽我的煙,我喝你的水,這並不過分吧?」陳風舔了一下嘴唇,輕笑道。此時此刻,他能感受到嘴角有一抹迷人的芳香...那是美女的唇香。

「你...」美女眸子瞬間湧現一抹森寒,可是很快,她似乎想到了什麼,淡淡的笑了起來:「如果你不介意我有艾滋的話,你就隨便喝吧。」

「都是病友,我怎麼會介意?」陳風輕笑,直接把礦泉水瓶的瓶口放入了口中,把瓶中的水一飲而盡。

「混蛋,放肆的混蛋。」看到陳風竟然直接含住了瓶口,美女心頭怒極。可是,此刻,她不好表露出來,只能冷冷的注視着陳風。

陳風感受到了美女的憤怒,但也並不在意,淡淡的笑道:「美女,不就是一瓶水嗎?我待會多付你五塊錢就行了。」

聞言,美女笑了起來:「好啊。」隨即道:「說吧,你要去哪裡?」

「去...」陳風差點把蕭婷月所在的別墅說了出來,可是隨即卻又頓住了,看着美女司機笑眯眯的道:「把我送到鳳凰街就行了!」

美女深深的看了陳風一眼,心頭暗恨,沒想到陳風這個混蛋那麼狡猾,竟然不說所居住的準確位置。

無奈,她只能開着車往鳳凰街駛去。不過,她卻改變了路線,原本最多一個小時就能達到,最起碼得開三小時。

「美女,你這路線規劃不合理啊!」車內,陳風后悔了。早知道不招惹這個美女。小時候,奶奶就告訴他,越漂亮的女人,越可怕。他一直不信,因為還沒有哪一個女人比他可怕。可是現在,他終於懂了。

「哼,合不合理不是你說了算。是我說了算。」

「信不信我投訴你!」

「投吧。我支持你!」

陳風掃視了一眼,才發現車內沒有這美女司機的相關信息。

直到三個小時後,陳風才被送到了鳳凰街!

陳風看一下時間,都已經到五點了。

他愣是從中午兩點坐這美女司機的車坐了三個小時。而且原本該是兩百塊錢的車費,硬是被坑到了兩千。

不過,很快,陳風笑了起來。想想那美女司機那迷人的身段,想想她那迷人的香水味,他感覺值了。雖然只得遠觀不得褻玩,但是也值了。這比看什麼內衣秀更有看頭。

隨即,他一手提着兩個裝滿了食材的袋子穿越人海離去。

遠處,一輛的士內,一個美女看着陳風的背影,露出迷人的幅度:「有意思的男人,從來沒有人敢占我夏雪姬的便宜啊...恭喜你,你成功引起了我夏雪姬的興趣。」

說著,她點開一個微信群,在裏面發了一句話:誰找到他的住址,獎勵十萬!

她剛剛發出信息,整條鳳凰街的的士竟然齊齊的朝陳風離開的方向駛去。

《贅婿兵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