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諸天:人在木葉,開局簽到亞達姆
諸天:人在木葉,開局簽到亞達姆 連載中

諸天:人在木葉,開局簽到亞達姆

來源:google 作者:湛藍醬紫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山中蒼介 遊戲動漫 湛藍醬紫

穿越到火影世界的山中蒼介簽到獲得亞達姆靈石,開啟究極之力「神聖之泉乾枯之時,凄厲的戰士如雷電之態現身,太陽被黑暗埋葬!」展開

《諸天:人在木葉,開局簽到亞達姆》章節試讀:

「終於放學了!」

雀躍的歡呼從忍者學校響起。

早已按捺不住躁動心情的忍校學生自教學樓蜂擁而出,一個個關係較好的團體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商量着待會要去做什麼。

山中蒼介獨自走到人群的後方。

對於學校同學們在放學後,相約玩耍或者逛街、吃烤肉的行為,他向來不參與,有這份閑暇,他寧願多去鍛煉一會兒。

「蒼介,一起去吃烤肉嗎?」

一聲帶着些微羞怯的聲音打斷了山中蒼介的思緒,他集中注意,將精力放到說話人的臉上,原來是同班同學夕日紅。

山中蒼介張了張嘴,正打算回復不去,猿飛阿斯瑪的大嗓門已經嚷嚷着開口,打斷了他想說的話,一股子飄來的煙味令他忍不住皺眉。

「紅,不喊他也沒關係,這傢伙平時都不怎麼說話,就算邀請他參加我們的聚會,最後肯定也是被拒絕,喊他去吃根本就是多此一舉。」

猿飛阿斯瑪的話里充斥着陰陽怪氣和敵意,他一點也不希望山中蒼介去吃烤肉。

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情感。

山中蒼介心中明了,無非是年輕人爭風吃醋那麼點事,他平時之所以表現得孤僻話少,也是為了避開這方面麻煩,但自身優越的外形條件,加上他雖然孤僻卻偏向溫和的性格,對於這群小女生的吸引力仍然很強。

「阿斯瑪,邀請被拒絕和不邀請是兩件事,如果關係不好也就算了,但是蒼介明顯不是這種情況。」

野原琳見猿飛阿斯瑪開口說話以後,氣氛變得有些凝重,夕日紅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於是開口幫腔。

她自然是傾向於夕日紅。

在眾多同學裏,山中蒼介算是鮮少的不挑事,同時與大家關係都比較和善的類型,像她一樣。

孤僻是指山中蒼介不善言辭,不喜社交,平時言語不多,並非說他見人就懟,冷漠無情,陰鬱不陽光,懟天懟地懟空氣,搞得天怒人怨。

全班同學和老師對此都很清楚。

猿飛阿斯瑪自然也是如此。

他被野原琳把話懟了回去,張了張嘴,沒再說話,畢竟跟山中蒼介沒什麼深仇大恨,剛才一時衝動脫口而出,現在也已經意識到那些話不應該這時候說。

當著邀請人和被邀者的面說這種話,最為難堪的莫過於提出邀請的夕日紅。

只是猿飛阿斯瑪安靜了下來,旁邊有別的人又不樂意了。

宇智波帶土獃獃望着野原琳的側臉,自顧自地以為她是在幫山中蒼介解圍,心中湧現酸味。

他想起課堂上的測試,覺得應該證明自己。

剎那間,宇智波帶土腦袋裡湧出一股熱流,指着山中蒼介,熱血上頭地大聲說道。

「決定了!」

眾人被宇智波帶土嚇了一跳。

原本因為山中蒼介沒有回應而凝滯的氣氛,在宇智波帶土充滿活力的吶喊聲中被打破。

「山中蒼介,我要挑戰你!」

山中蒼介眨眨眼,沒有弄清楚宇智波帶土的腦迴路,剛才還在討論要不要一起吃烤肉的事,怎麼突然就變成了向自己挑戰。

沒等他回應,野原琳扯了扯宇智波帶土的衣袖。

「帶土,現在不是挑戰的時候。」

山中蒼介望着宇智波帶土堅定的眼神,雖然他不知道對方出於什麼理由選擇挑戰自己,是看到與別人相似的影子,還是為了證明自身,他都無所謂。

但昨天剛擺脫陰影的山中蒼介心情很不錯,所以這場對他來說有些莫名其妙的挑戰,他選擇接受。

「可以,四號訓練場人比較少。」

頓了頓,山中蒼介繼續道。

「大家一起來吧,待會我請你們去吃烤肉。」

說完,山中蒼介往訓練場走去。

如果是以前,他會幹脆地拒絕烤肉邀請和挑戰,但是自從昨天找到通往頂點的道路以後,他的心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所以,他做出了適當的改變。

後方,夕日紅、野原琳和宇智波帶土等幾人面面相覷,這種情況是大家沒有預料到的,但是好像也不算差勁的樣子。

於是,眾人跟着山中蒼介往訓練場走去,一群人沉默無言,倒是令看到的旁人感到奇怪。

四號訓練場是一片被樹林圍起來的空地,佔地面積足有十幾個足球場那麼大,訓練場里放置着許多被繩索纏繞的木樁標靶,忍者訓練留下的痕迹隨處可見。

此時正值忍者學校放學,訓練場里的人很少,有大片空閑的場地供忍者們使用。

山中蒼介等人從忍者學校走過來未曾花費太多時間。

並非說二者的距離很近。

而是指以忍者的行動力,哪怕只是一群還在忍者學校的忍者,哪怕並非都是擅長體術的忍者,區區十幾公里的路程,對他們來說,也只是稍微費點精力而已。

「準備好了嗎?」

山中蒼介注視着宇智波帶土。

夕日紅等人圍在訓練場周圍觀察戰都,他們給戰鬥的兩人留出大片施展的空間,遠處也有訓練的忍者駐足觀察。

「早就等不及了!」

宇智波帶土難得沒有急躁地發出吵嚷聲音,而是冷靜地望着站在對面的山中蒼介。

對他來說,這既是在野原琳面前表現的好機會,也是邁出超越旗木卡卡西這一目標的堅實一步。

此時此刻,宇智波帶土眼中的旗木卡卡西的身影,似乎與山中蒼介所重合。

對峙的兩人沒有說話,結出對立之印。

對立之印的手勢與一般的結印手勢不同,不用於調動體內的查克拉沿特定的軌跡運行。

它通常運用於同村忍者之間的對戰訓練,表示接下來要雙手結印戰鬥的意思,屬於一種約定俗成的規定。

與象徵戰鬥訓練開始的對立之印相對應,還有象徵戰鬥訓練結束的和解之印。

山中蒼介和宇智波帶土結出對立之印以後,空氣彷彿變得凝重,圍觀眾人下意識屏住呼吸,生怕產生些微的動靜會影響到對戰的雙方。

樹葉從古樹枝幹飄落。

下一瞬間,山中蒼介和宇智波帶土動了起來。

《諸天:人在木葉,開局簽到亞達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