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恣意妄為
恣意妄為 連載中

恣意妄為

來源:google 作者:貳十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文笙 現代言情 趙以現

文氏集團大小姐文笙明艷動人,肆意張狂,性格乖張,順風順水二十幾載,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上有文氏集團總裁文宗雲肆意嬌寵,下有趙市集團趙以現縱意寵慣沒嘗過風雪,未識過大浪可,一切變得猝不及防,文宗雲猝然離世,趙以現也不再慣着她的脾氣......展開

《恣意妄為》章節試讀:

文笙被一陣急促的的鳴笛聲驚醒。恍惚間才發現綠燈已經亮了,但是自己依舊還處於迷茫狀態中。只好先啟動車子繼續向前。

這個時候,自己的心臟還在 "噗通噗通 "地狂跳着,似乎要從嗓子眼兒里蹦出來,臉上的溫度也不由得升高。

剛才是推開趙以現逃出來的。

這實在太丟人了!

文笙暗自懊惱,出軌的事情還沒說完,這次的氣勢真是輸的徹徹底底。想到趙以現,就覺得無比憤怒,他怎麼能做出那種禽獸的行徑呢?!竟然抱她。難道是他故意這麼做的嗎?將她逼到這種絕境,實在可惡!

想着想着,文笙的眼睛裏不禁冒起了火光。他現在最恨的就是這個趙以現,如果可能的話,他真希望現在將趙以現狠狠地教訓一頓。

算了,反正晚上還要再見面,晚上打死他。

想到這裡,文笙終於平靜下來。

她打開車裡的鏡子,仔細地審視了自己一番,還好,還好,小臉精巧,面色紅潤。現在,最重要的是忘掉這個渣男,去做美容spa。

沿途高樓林立,一棟棟都是那麼高聳挺拔,一座座又都那麼雄偉壯麗。

朝聞集團的大樓尤其高聳,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着耀眼的金黃色,讓人一看便知道這座大樓價值不菲。

此時的朝聞集團總裁辦公室里,趙以現拿着一杯咖啡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腳下的萬千景象。

這個時候的他正陷入沉思之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整個人顯得異常的安寧。

手機突兀地響了起來。趙以現回過神來,接聽電話。

"哥,我又給你平淡生活增加了點調劑。」溫戚的聲音在那頭響起,語氣裡帶着一絲的興奮。「笙笙找你鬧離婚去了?」

「你很閑?「趙以現皺着眉,聲音有些冷。

"我這叫反其道而行,最強助攻。 "溫戚立刻反駁。 "笙笙哪次鬧離婚不是都被你挫敗了,但我總要在後面趕着她上,不這樣,你倆一年都見不了幾次面。」像是害怕趙以現不相信,溫戚又信誓旦旦的補充了一句:「放心,我可是堅定不移的站你兩的cp。」

"掛了。 "趙以現語氣冷了幾分。

"哥,你得加把勁,總讓我操碎心。 "溫戚的語氣里滿是興奮。 "你可要快點把笙笙搞定啊,別讓我等太久。 "

趙以現沒有說話,直接按掉電話,將手機扔到一旁。

"咚咚咚 "

門外傳來敲門聲。

"進。 "趙以現收拾好心情,恢復了原先的冷漠。

"總裁,下午去理療的項目安排好了。 "秘書將一張會員卡放在桌子上, "需要我開車送您過去嗎? "

"不用,下午我自己開車。 "

"好的,總裁。 "秘書恭敬地退了出去。

沁療中心是一家專註於美容和理療的高級會所。在這家會所,能夠享受全國頂尖的美容師的服務,而且,沁療中心的消費水平是全國最高的。沁療中心是一座六十層高的建築物,佔地面積達到三百畝左右,佔據了漢江市近十分之二的土地面積。

沁療中心的裝飾非常奢華,整個沁療中心就像是一座城堡,在這座城堡里,來的都是身份尊貴的人,他們非富即貴,更專註於高端享受。

當然,在沁療中心享受的服務也一定是一流的,這裡有着最好的設備,最好的服務人員,最好的保健醫師。這裡還擁有世界頂級的服務技術,最好的醫療技術,最好的護理人員。甚至這裡還有着專門負責人提供服務。

趙以現走進沁療中心的時候,立刻引來許多人的側目。他長相俊朗,氣質出眾,身材修長勻稱,再加上那股與生俱來的貴族氣息。這樣一位出類拔萃的人,無論走到任何地方,總是引來眾人的矚目。

穿過大廳,向著電梯口走去。來到電梯口,趙以現伸手摁了樓層數字。

"叮! "

電梯緩緩打開。

他邁步跨進電梯。

這所電梯是VIP至的,一般都會配備專屬服務人員,帶領客人到專屬房間。走進電梯,電梯緩緩合攏,向上攀爬。

"叮! "

隨着一聲輕微的響動,電梯停在六十樓。

電梯門打開。

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出現在電梯口,身材玲瓏,臉蛋清秀,身着一套黑色的職業裝,顯示出女性獨有的韻味。女子的雙眸中閃爍着睿智的光芒。

"總裁,您來了。 "

女人聲音柔和,帶着一絲恭維的語氣。

趙以現淡淡的回應了一眼,徑直往6060房間走去。

6060房間是專門給趙以現準備的,有專業的醫生和護士為趙以現服務。

來到6060房間,打開房門,裏面的陳設十分豪華。

一張偌大的床鋪擺放在屋子的**。床鋪的四角各有一個香薰,房間內的空氣中飄着淡淡的香味。牆壁上貼着一幅畫,畫上是一雙冰鞋,穿在女孩的腳上。女孩的皮膚白皙,腳踝纖細,腳趾纖細圓潤。這副畫栩栩如生,彷彿活過來一般。

趙以現的目光停留在冰鞋上,眼神暗淡了一下,嘴角溢出苦澀。

"總裁,我們現在開始。 "

女人的聲音在趙以現耳邊響起,趙以現猛然回過神來,淡淡的應了一聲:「嗯。」

"這是一種治療肌肉萎縮的藥物,我在您的肌肉里注射了一些藥液,您可以稍微活動一下您的腿部,試試看,如果效果明顯,我們會幫您減壓。 "

趙以現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女人拿出一排針開始針灸。針扎在趙以現的腿上,一陣刺痛傳來,令趙以現渾身打了個顫慄。

不知過了多久,女人停下來,臉上露出笑容, "效果很明顯,但這個癥狀還是需要多個療程鞏固。「

趙以現睜開眼睛,淡淡的看了一眼女人,沒有再說話,只是默默地躺着,閉目養神。

女人默默的退出房間關上房門。

趙以現慢慢地坐了起來,從抽屜里拿出一盒煙,拆開煙盒,拿出一根香煙點燃,深吸一口,吐出一縷青煙。趙以現的臉上浮現一抹苦澀,他已經好幾年沒有抽過煙了,這是他的習慣,只有在煩惱、疲勞或者失意的時候,他才會抽煙。這個房間有一種濃郁的煙草味道,夾雜着香檳的醇厚氣息,使趙以現的大腦獲得了短暫的清明。

房間外面傳來一陣喧鬧聲。

趙以現走出房間,就看到有一個文笙正向他跑過來,她的身後還跟着兩名彪形大漢。文笙的衣服已經掉到肩頭了,露出了白嫩的皮膚。

文笙只顧着跑,腳下一個踉蹌竟被一雙大手扯進了一個房間。文笙驚呼一聲,就被一雙鐵臂抱住,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緊接着,一個熟悉的味道傳入文笙的鼻孔。

趙以現將文笙抵在門板上,低下頭,語氣冷硬:」誰動你了?「

文笙愣住了,抬起頭,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瞪着趙以現。

趙以現目光銳利的盯着文笙,似乎要看透文笙。

文笙心底湧上一抹恐懼,下意識的躲避着趙以現的視線。她知道,此時此刻的趙以現是憤怒的。於是耷拉着腦袋,語氣弱弱的:」你先把我放開。「

趙以現沒有鬆手,依舊死死的盯着文笙。

"你不放開我我就咬你啦。 "

文笙抬起頭,對着趙以現的胳膊就咬了上去。

趙以現依舊沒有鬆手,眉頭皺的更緊,臉色發黑的看着文笙。

文笙看趙以現沒有反抗,膽量又壯了幾分,繼續加重了貝齒的力度。

"唔! "趙以現悶哼一聲,眉頭皺的更緊了。文笙自覺無趣,只能鬆口。

此時,自己還被圈在趙以現的臂彎之間,他的胳膊還緊緊的箍着自己,文笙俏臉通紅,羞惱的掙扎了一下。這一掙扎,她的胸口蹭到了趙以現堅硬的胳膊。她頓時呆住了,俏臉變得更紅了。

她想要離開,卻發現,她根本動彈不得。

"不要亂動。 "

趙以現的聲音冰冷,帶着一絲威脅的意味。他的聲音低沉有磁性,充滿了男性魅惑力,讓人聽了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就連文笙也不例外。這一句警告,讓文笙徹底僵住,一動不敢動了。文笙低着頭,不敢說話,更看不清趙以現的表情。

趙以現盯了許久,鬆開文笙的腰。站直了身體,目光柔和了一些,語氣也不自覺緩和了不少。 "你現在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

文笙抬起頭,一雙明眸中泛着霧氣,軟綿綿的開口。 "你凶我。 "

看到文笙眼中泛起的淚花,趙以現的心一軟,語氣變得更柔和了,抬手幫着拭去眼角的淚水,柔聲說道: "小哭包。 "

"你才是小哭包呢! ",文笙嬌嗔的說道,眼眶中的眼淚還掛在眼眶中,可憐兮兮的模樣,惹人疼惜。

看着這樣的文笙,趙以現的心裏突然湧上一股異樣的感覺,他感到心裏一陣暖流划過。

"對不起。 "

趙以現道歉。

"你是壞人! ",文笙委屈的說道。

趙以現心頭湧出一抹無奈, "不哭,不哭了。 ",趙以現伸手去摸文笙的臉頰,卻被文笙拍開, "不要你動我。 "說完徑直從趙以現身旁走開,一屁股坐在床上。

趙以現看了一眼,轉身拿出手機給經理打電話。

手機接通。

"我要六十層的監控。 "趙以現語氣冷硬的吩咐。經理在電話那頭恭恭敬敬的答應着, "好的,總裁,馬上給您送上去。 "

趙以現眼睛轉向文笙,嘆口氣。又補充了一句:「再送一些傷葯。」

"好的,好的。 ",經理的語氣越來越恭敬,趙以現可是公司的大老闆,他哪敢怠慢啊,只希望總裁千萬別是什麼大事。不管是不是大事,他都必須儘快送上去。要是處理不好,他這個經理估計就要捲鋪蓋滾蛋了。

經理掛斷電話,趕緊派人把監控送上樓去,並且準備親自上門,把傷葯也送到了6060房間。

趙以現坐在沙發上,看着文笙坐在那裡,一言不發。

文笙低垂着眼帘,一張俏臉上帶着濃濃的委屈和哀怨,一雙眼睛還在不停的眨巴着,不時滴溜溜的轉兩下。察覺到趙以現的目光,文笙感覺渾身不自在,心裏暗罵,臭趙以現,剛才就該咬死你!

可能是趙以現的目光太熾烈了,又或許是太緊張了,文笙忽然站了起來,朝門口走去。趙以現眼疾手快的攔住她, "你幹什麼去? "

"不用你管。 ",文笙倔強的昂起頭,不肯示弱。

趙以現抓住她的胳膊,輕而易舉的把她按回在床上上,低喝: "坐好。 "

"我要回家。 "總覺得和趙以現在一個房間里異常壓抑,尤其這房間里只開了一盞小燈,燈光幽暗就不說了,趙以現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自己,總感覺心裏發毛。

"再等一會,我開車一起回家。 "趙以現依舊保持按着的動作,語氣低沉。

文笙撇撇嘴,做出了妥協。 "那你把大燈打開。 ",文笙說著,掙脫開趙以現的手掌,往床邊挪了挪,也不說話,靜靜的摳着手指。

趙以現沒轍,只得先去打開燈。

"我去衛生間總可以吧。 "文笙撇了撇嘴,得到應允後,轉身走進了浴室。

門鈴聲響起,趙以現打開門,是酒店的經理,手上端着一托盤,托盤裏面是一個小型優盤,還有一個盒裝的消毒棉以及一瓶藥酒。

"總裁,這是您要的東西,還請您檢查一遍,看看有沒有問題。 ",經理畢恭畢敬的說道,態度謙卑到了極點。

趙以現接過經理手裡的托盤,點頭示意,隨即關上門,走到床邊,拿出優盤**筆記本電腦,插好電源,打開了優盤。電腦屏幕上立刻出現了六十層的監控畫面。趙以現將優盤插入電腦的usb接口中,電腦屏幕上立刻顯示出一段錄像。

錄像上的內容正是文笙剛剛和彪形大漢糾纏在一起的一幕。趙以現點擊播放,畫面中文笙衝著盛世集團老總盛京平扇了兩個巴掌,兩名彪形大漢拉扯着文笙,文笙奮力反抗,最終被其中一名大漢狠狠踹了幾腳,文笙被打趴在地上,脖子上出現幾道紅印。趙以現看着這一幕,一雙劍眉緊鎖。

畫面還在繼續播放。趙以現將視頻看完,隨即撥通了電話。

"總裁,還有什麼吩咐? "電話那頭經理戰戰兢兢的問。

"今天的視頻全部刪掉,我要一點痕迹也沒有,流露出去一點,一個人,你自己去人事部辦理手續。另外,取消盛京平在沁療中心的一切會員制。 "趙以現語氣冰寒,說罷,不等電話那頭的人說話,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文笙剛走出洗手間,就聽到趙以現的話,頓時愣住了。

趙以現的手段很果斷、很霸道,甚至讓人有一種畏懼的感覺。不知道從何時起,他變成了商場上的殺伐決斷的鐵血總裁,一旦決定做事,從來不拖泥帶水。

文笙猶豫着是不是要說是自己先動手打人的。

但,趙以現可是個商人,現在看似和盛京平鬧分了,哪天來了利益還真說不準。萬一,萬一他發瘋了拉着自己去道歉。算了,越來越不敢往後想。文笙乖乖的走到床邊,緊閉雙眼,打算裝死。

《恣意妄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