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縱古橫今
縱古橫今 連載中

縱古橫今

來源:google 作者:聽風念海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桐 穿越重生 趙頊

一個穿越到現代的古武高手加入僱傭軍後,縱橫四海的爭霸之路你問:憑什麼?文能博古通今,武亦當世無敵展開

《縱古橫今》章節試讀:

李擎蒼看着車子離去,想到剛剛碰到的兩伙人,都是將他視為瘋子。再想起那部稀奇古怪的無馬車輛和冒着藍光噼啪作響的短棒,不由對這世界感到一絲迷惑和恐懼起來。

再低頭看看自己穿着打扮,心想現在還是不要急着下山,先找個安靜地方待會,等天黑以後再下去。至少不會這麼引人注目了,於是便離開平坦的大道,尋得一處僻靜山坳坐下。

在山坳間舉目眺望,只見山間田地相連,阡陌縱橫,幾頭膘肥體壯的大水牛正在田邊悠閑吃草,山中一些村落,卻沒有那土牆草頂的茅房,一色青磚碧瓦,掩映山間,一片祥和安寧的田園風光。

李擎蒼此時的腦海中滿是疑問,思緒萬千,各種離奇想法紛至沓來,父母雙親現在如何?小時的親朋故舊,剛剛認識的義兄周桐如今怎樣?直到腦海里出現拓跋宏那片刻間化作乾屍的詭異畫面出現,才猛地驚醒!意識到可能再也回不去了。抬頭望望天色,只見日已西斜,已是酉時了,當下打起精神,屏除雜念,站起身向山下走去。

到了山下,天色已黑。這裡屬於江寧區轄地。人群開始熙攘,車輛開始穿梭。李擎蒼站在馬路邊上,卻是兩眼發直,嘴巴微張,一副呆傻模樣。雖說心裏已有準備,但還是被眼前景象所震撼。

只見灰黑色的大路上,跑着許多輛大小不一,顏色各異,四個軲轆的鐵車廂,前面射出兩道雪白的光芒,往來如風,偶爾發出幾聲「嘀,嘀!」的鳴叫,路邊高大的樓閣比比皆是,造型各異,直插夜空,上面還開了許多小窗,內里燈火通明,人影綽綽,也不知有多少人身居其中?

街上人聲鼎沸,樂聲飄飄,好一副熱鬧場面。很多大塊招牌掛在屋門店外,上面七彩光芒閃耀流動,讓人目眩迷離,字跡卻是大多不識。一些店鋪的牆壁好像是水晶所制,只是不知道牆面大小的水晶從何所得,又如何磨得這晶瑩剔透。裏面亮如白晝,站在外面對裏面的情景一目了然。

李擎蒼見到這燈火闌珊,五光十色的夜景,恍惚中覺得來到了仙境,卻不知道該去哪裡。在街邊信步遊盪,看見路上行人摩肩接踵,人潮擁擠。連忙走過去想找個人問問情況,看何處可以落腳休息一晚。沒想到他只要一靠近別人,路人無不側目,紛紛避讓。

李擎蒼一看眾人表情便知這是把自己當做瘋子,唯恐避之不及了。這地方雖然熱鬧喧囂,人數眾多,卻全然沒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心下未免有些凄涼,看着這些人臉上厭惡的表情,也不由的激起了他的傲氣。

索性不再詢問,獨自順着街道漫無目的前行起來。也不知走了多久,路邊出現一個很長的鐵柵欄圍成的院牆,藉著院內那細長高桿上的夜明珠發出的亮光,看見裏面假山嶙峋,樹木蔥鬱,花草叢生,一個大水池中數十股細小水柱不時噴向空中又落入池內,往複不停。

他中午大吃了一頓零食,此時口中正感乾渴,見到有水便順着院牆走到院子的大門口,見到大門敞開,三兩行人,男女老幼,紛紛在門中進進出出,並無人守門過問。便也步入園中。走到池邊,也不在意旁人驚訝憐憫的目光,雙手掬起池水猛喝了一頓。才感到舒服不少。

舉目四顧,看見園中小道邊上隔着幾十步便有一張木質長椅,再一瞧園中行人稀疏,環境清幽。李擎蒼心想要不就到此處休息一晚,明日再做打算。便順着小道前行,想找一處背光人少之處的長椅躺下休息。

走了一會,突然看見路邊長椅上也躺着一個老人,蓬頭污面,衣衫襤褸,比他的樣子也好不到哪去,正翹着個二郎腿,兩眼望天,不知在想什麼。

李擎蒼心想看此老者模樣應當是個乞丐,不知現在還有沒有丐幫,此人是否丐幫弟子,倒可以和他說說話,瞧他這副尊榮,應該不會嘲笑自己。

打定主意,便走過去向長椅上的人拱手問道:「這位老丈,敢問可是丐幫中人?」

那躺着的老乞丐被他一問倒嚇了一跳,坐起身來,回頭望望,並沒有看見別人,才打量起李擎蒼來。

見他上身一件樣式古怪的破爛皮馬甲,腰上圍着塊破布,光着一對腳丫子,看樣子也是個乞丐,才明白這人是在和自己說話。

不過他說話怪怪的,卻沒弄清楚他說了些啥?便指着自己鼻子問李擎蒼:「你是和我說話?」

李擎蒼答道:「正是」。

那乞丐問道:「你剛才說什麼?怪裡怪氣的,我沒聽懂,你再說一遍。」

李擎蒼一聽,便盡量模仿着所遇諸人的講話語氣和方式說道:「我問你老人家是不是丐幫的人?」

那人聽完後看了他半天才笑着說:「你這人也好玩,我們這要飯的還有幫派,丐幫?舊社會時倒好像有,現在這個年頭,沒聽過,你是小說看多了吧,反正我要了這麼久的飯,從來就是一個人,哪有什麼丐幫。」

李擎蒼見他不知丐幫存在心裏略感失望,見他雖然笑着說話,眼中卻無嘲諷之意,想來也是把他當成同類了。便也笑着說:「那你老人家這麼大年紀了為何還在要飯,這夜晚潮氣頗重,你這把年紀睡在這裡可受不住呀。」

老乞丐見他語氣誠摯,略有關懷之意。加上對方也是個乞丐,戒心略減,便回答道:「哎!年輕時荒唐事做的太多,老了遭報應,無兒無女的孤零零一個人,這把年紀了不討飯又能幹什麼?」

李擎蒼聽後微覺凄慘,看來這仙境般的世道也有這窮困潦倒之人。

那老乞丐想是許久沒和人說話,見有人願陪他講話,倒是談興頗高,見李擎蒼低頭不語,開口問道:「小夥子,我看你身強體壯的,為什麼弄得這個樣子,就你這年紀,討飯也不一定有人會給你,還不如去找個事做,只要肯幹活,能吃苦,這世道餓不死人的,我是老了,不然哪會做這要飯的事情,哎!做不動嘍。」言語中倒是規勸起李擎蒼不要好逸惡勞起來。

李擎蒼知他好意便問道:「要到何處去找事做?」

老乞丐說道:「到處都有事做,這街上滿街都是招工廣告,明天自己去找就是了,這你都不知道?」言下頗覺不解。

李擎蒼見他如此發問,知道對方感到奇怪,便解釋道:「在下前不久摔了一跤,興許摔壞了腦子,如今迷迷糊糊的,好多事記不起來,老丈勿怪!」

那老乞丐聽着費力說道:「什麼在下在上的?你這人說話怪裡怪氣。記不起事情不要緊,只要有力氣,肯幹活就行,不過你這樣子去找事可不行,別人一定把你當要飯的,要不就是瘋子。不會要你的,你要換身衣服,你有錢嗎?沒錢先湊合著要兩天飯,討些錢買身衣服再去。」

李擎蒼從皮甲襯裡掏出大眼妹所給的兩張紙幣,給老乞丐看,問道:「我只有這個,可以買身衣服嗎?」

老乞丐一看兩張「四人頭」點頭道:「兩百塊,夠了,明天趕緊去買身衣服,找個事做,年紀輕輕的別做這丟人現眼的事。」

李擎蒼聽到對方說錢夠了,不由得想起大眼妹那輕巧靈動的背影來,心裏感激不盡!回過神後又問老者哪裡可以買到衣服。

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老乞丐性格孤僻,喜怒無常,這把年紀孤身乞討也與他的性格有不少原因,見李擎蒼古怪問題如此之多不由覺得煩躁起來,開口說道:「你這跤摔得也厲害,儘是些小孩問題,這街上買衣服的店面到處都是,這都要來問我,不說了,睡覺。」說完將身體一倒,臉朝椅背,背對着李擎蒼不再搭理。

李擎蒼見連個乞丐都不願理他,覺得無趣,便也不再多說,好在這次對方沒有把他當成瘋子,便對老乞丐道謝一聲,自己順着小路向里走去,找到一處背光之地。

便躺在椅子上,頭枕雙臂,開始回憶今天遇到的一切事情。今日眼中所見,耳中所聞,都和以往截然兩樣,看來這來到千年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是事實。活這麼大從沒聽說過會有這等離奇之事,更想不到會發生在自己頭上,就算說給別人聽也不一定會有人相信,想起今天遇見的幾伙人,只要自己一按照以前的語氣說話發問,基本上就會把自己當成瘋子,這也怪不得他們。看來自己的身份還不能亂說,講話也要盡量像這些人一樣簡潔明了。

明天按老乞丐說的先買身衣服,把肚子填飽再想以後,找事做嗎?為了熟悉這時代環境,賣點力氣的事還勉強可以做點,那低三下四伺候人的活自己可不會去做,大不了來個殺富濟貧的勾當也能活下去。

李擎蒼想到此處,心裏稍定,走了一天,倦意襲來,以前在外遊歷時,露宿荒郊野地是常有之事,當下不在多想,閉目睡去。

第二日天色剛剛微亮,自幼養成的早起習慣讓李擎蒼睜開雙眼,看看遠處的老乞丐倦着身子縮在長椅之上,身上蓋了張滿是補丁的毯子,正打着呼嚕睡得香甜。

自己皮甲上滿是露水,這是晚上沒有生一堆篝火在身邊造成的。當下盤膝打坐,默運玄功,驅使內力在周身經脈遊走了一遍,祛除體內濕氣。不一會身上白霧升騰,全身舒泰,濕氣露水全都蒸發乾凈。

看老丐還是睡得正香,也不好打攪,便起身沿着來時小徑向外走去,這時天色已亮,園中有不少早起之人在寬敞的草坪中活動手腳。不少老頭老太打着一種軟綿綿,慢悠悠的拳法,李擎蒼在邊上看了一陣,只覺得這拳法架勢還是暗合陰陽至理,圓轉通達。可是使拳的人卻毫無內力,一套好拳法使得不倫不類,全無神韻。

還有些人穿着短衣短褲露出胳膊和大腿在園內慢步奔跑,看來這園子是供人鍛煉身體,散步遊玩的地方。

《縱古橫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