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妖孽棄少
最強妖孽棄少 連載中

最強妖孽棄少

來源:google 作者:凌安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凌安月 凌齊石 都市小說

在外人看來,他是一個什麼都不懂,一無所長的敗家子,廢物作為世界上最為頂尖家族墨家中的一員,卻醫武皆廢而又和江城第一美人的美女總裁聯姻而在暗地裡,他卻是人人懼怕,令人畏懼敬畏的神秘強者黑鷹!展開

《最強妖孽棄少》章節試讀:

忙完公司裏面的事情,就已經到晚上了,凌安月回到家,她如今心情非常複雜。

她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對小凜問道: ”那個傢伙回來沒有? ”

”那個傢伙? ”小凜楞了一下: ”小姐你說姑爺?他不是和您去公司了嗎?沒有回來呀。 ”

凌安月攥緊玉手,她微咬起嘴唇。

連家都不回,以他的性子肯定是去哪裡鬼混了吧?

沒回來就沒回來!

她才不在意他呢!

”小姐,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要找姑爺? ”

”我才不是要找他,他是死是活和我根本沒有任何關係。 ”

小凜看着凌安月那明顯有點不安扭捏着手指的樣子,按照小凜對凌安月的了解,她分明非常在意姑爺。

”或許可以打個電話給姑爺。 ”

”真的? ”凌安月嘴裏雖然的對墨塵不在意,但是在小凜提到打電話給墨塵後,她立刻就問道。

”我沒有姑爺電話,小姐您一定有吧? ”

凌安月面容一滯。

墨塵的電話她怎麼可能會有,她連話都不太願意和他說一聲,她能有他電話更是不可能的。

就算舞會他沒有和她一起去她也不在意。

就他那种放浪好色無恥的傢伙,和他一起去參加舞會,她只會感覺到恥辱而已!

墨塵畢竟算是一個有身份的人,他雖然是墨家棄子,但是他還是墨家人。

或者還是有一些人覬覦着他,想要對他下手的。

像她昨晚就被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殺手盯上了。

她……

凌安月微咬起嘴唇。

她才不是擔心他!

她只是擔心他沒有跟她去舞會,她的那個父親又會轉變為另一種態度教訓她罵她。

”這樣,小凜,如果他回來的話,你立刻和我說一聲。 ”或許凌安月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是非常擔心墨塵的。

”陳叔,你出去找找看,看看那傢伙在哪裡。 ”凌安月又跟陳叔知會了一聲。

……

在另一邊,正在四處打探各個醫藥集團信息的塵哥。

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塵哥接起電話,他就聽到一個他熟悉熱切的聲音。

”小塵啊,現在怎麼樣,如何了? ”

”什麼怎麼樣了? ”塵哥接下來的時間都在調查江城這邊各個醫藥集團的信息。

按照蛇姬給他的信息,能夠製造ZC系列藥物,應該是一些大醫藥集團的隱秘操作。

這不就是他的便宜岳父凌齊石嗎。

”嗯?舞會呀?你難道不知道有一個舞會嗎? ”說這話的時候,凌齊石的語氣有點冰冷。

看來是聯想到凌安月沒有告訴他,沒有帶他一同去舞會,有點慍怒了。

塵哥眼內光芒急閃,他一下子就想清楚了。

原來是這樣,他就說凌安月怎麼突然讓陳珂整理起自己有關於形象方面的事情。

是有一個舞會。

凌安月怎麼不直接跟他說呢?

也是,以那個那麼要強女人的性子,放低姿態求自己去舞會什麼的,肯定做不到吧?

和他直說也的確不像那個女人的性子。

”你不在舞會那裡?安月什麼都沒有和你說? ”

塵哥的反應很快: ”那個……那不是剛和安月激情了一番耽擱了嗎?岳父你該不會生氣吧?我也一直跟安月說不要那麼主動,哎喲,我這腰呀。 ”

”哈哈哈哈,沒有沒有,年輕人喜歡怎麼樣就怎麼樣。 ”聽凌齊石的聲音,可以聽到他立刻就高興了起來。

”所以安月在舞會了,你怎麼不在舞會那裡? ”

聽到凌齊石這麼說,塵哥立刻就意識到在舞會那邊有凌齊石的人,他知道舞會那邊自己究竟在不在。

”那可不是,激情完了,東西都用完了,正準備去便利店買一些…… ”

”不用,你們都已經是夫妻了,就差領證了。說實話呀小塵,我等着抱孫呢。 ”凌齊石乾咳了兩聲。

還準備買一些,看來他那個不成器不懂事的女兒終於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情了。

像她弄什麼名士集團,這種東西有什麼用?

辛辛苦苦也不一定可以弄出來,到時候還將家裡的資產敗光。

她一個女人能做到什麼?

女人就應該嫁人!只要嫁給墨塵,懷上他的種,接下來一切都不用擔憂了。

名士集團?在凌齊石看來,就是凌安月的瞎胡鬧。

凌安月的心血在凌齊石看來就是垃圾東西。

”對了,那個舞會的地點在哪裡? ”

”哎?你不知道? ”凌齊石皺起眉毛,他疑惑地問道: ”安月沒和你說? ”

”那還不是跟安月折騰的,她都累暈了,整個人迷迷糊糊地可能忘記跟我說了,我們是不是該收斂一點,畢竟不用那麼急的。 ”塵哥毫不要臉地自我吹噓了一番。

”我年輕也是這樣,沒關係,年輕人就應該多運動。那你趕緊去,就在龍湖街道轉角那邊的蔚麗苑。 ”

”得令,岳父。 ”

掛斷電話,墨塵他沉吟了一下。

舞會呀……

在凌安月公司的那邊,她可是叫他滾的。

明顯就不待見他。

要是他去到舞會,她又嫌惡他怎麼辦?

塵哥敲了敲腦袋。

想什麼呢,像他那個胸大屁股圓的媳婦,指不定有多少人對她不懷好意。

要是她的腦子長到胸上面去該怎麼辦?

傻乎乎被人騙了就不好了。

就算她不待見他,他也要保護好她。

畢竟她是他的老婆呀。

他必須要去!

……

這一次的舞會是有着非常多社會上的名流來參加的。

而如今有一種穿着一身華貴的西裝,一身嶄新皮鞋的男人,翹着二郎腿坐在沙發上。

在他的身邊還有着一個戴着金絲眼鏡,看着好像挺斯文的一個男人。

”龍少,聽聞這一次江城第一美人的凌安月也會參加到這一次的舞會。 ”何偉也就是戴着金絲眼鏡的那個男人他扶了扶眼鏡: ”談起這個凌安月可是一個性感的尤物,有着火辣的身材不說,才貌雙全。 ”

”那個女人,我一直在追求她,但她卻從來沒有正臉看過我。 ”龍麒子臉上陰沉起來。

”這個女人非常有能力以她一己之力就打造出了名士集團。從零開始就將名士集團打造得其他公司都不得不輕視的地步,如果這個女人能夠在龍少你的胯下承歡,那麼一定會有極其強烈的征服感。 ”

”但是想要接近她根本就是難上加難,想想名士集團和我爸的麒麟醫藥最近還在談生意呢,她卻還是沒有理會過我。 ”

”這樣,龍少想不想要好好地玩一玩那個尤物呢? ”

”你有辦法? ”

”我能夠這麼說肯定是有辦法的了。 ”何偉陰笑着,他從手裡掏出一個小藥丸。

”那個是什麼東西? ”龍麒子也是看到了何偉拿出來的東西。

”龍少,你說這個? ”何偉搖晃了一下酒杯,鮮艷的紅酒看起來那麼妖異: ”這葯無色無味下進酒裏面就會消失,怎麼都找不到。 ”

”而無論多麼剛烈的玉女只要喝上一小口就會變成徹徹底底的**。 ”何偉扶了扶眼鏡,陰險地笑了起來。

龍麒子也笑了起來,不過很快他的笑容就消失了。

”有這個也沒有用,凌安月又怎麼會喝這酒呢?她連接近都不會願意讓我們接近。 ”

”這個的話,到時候只要我們上去敬酒,如今你家公司和她公司正在談生意,她肯定不好拒絕的。到喝了酒後,龍少你送她回你家,那麼接下來的一切不就都順理成章了嗎? ”

龍麒子聽到何偉這麼一說,他暢快地笑了起來。

何偉也是跟着龍麒子笑了起來。

兩人相視笑着,帶着險惡的陰謀和用心。

龍麒子臉上帶上淫邪的笑容。

凌安月是吧?

女神級的人物?

他真的很期待,像她那種看上去那麼高貴那麼高潔的女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模樣究竟是怎麼樣的。

只是想想他就興奮了起來。

龍麒子一直都在追求凌安月。

江城第一美女,她的身姿她的容貌都是絕等的。

給她送過花,邀請過她一同約會。

但是無一不被她拒絕了。

可以說,凌安月就沒有和任何男人親近過。

也在這個時候,伴隨着周圍的那一陣陣驚呼。

一個光芒四射的女人出現到了舞會裏面。

周圍的所有男性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眼睛都直了,有些人還控制不住地咽了口口水。

美,真的太美了!

現身的凌安月穿着黑色的小禮服,將光潔白皙的背部展露了出來,胸前的飽滿和盈盈一握的腰肢相互襯托展露出凌安月完美的身材。

一頭長髮如今紮起,細長的眉毛下睡鳳眼就算只是簡單地掃過,都是那麼地勾人心魂。

清冷卻勾人。

就是她!

江城第一的美女。

讓所有男性都瘋狂的她–凌安月。

追求她的人無數,卻沒有任何人得手!

何偉看了龍麒子一眼,龍麒子也是笑着站起身,然後他就笑着站起身和龍麒子一起向著凌安月走去。

凌安月無論你多麼高潔多麼美麗。

今天,就是你墮落的時候。

龍麒子獰笑起來。

《最強妖孽棄少》章節目錄: